美女图 快捷导航

是否真有 所谓的天长地久 唯美图片

时间:2014-08-08 14:02 编辑:熊猫姑娘 唯美摄影

究竟 要虫蛀了几封旧书信

才肯明白 落款的本意是

人这辈子 做的最多余的事情

 

人世间最脆弱的关系

不是以为将决绝

而是以为长久

 

那是谁啊

哦 是我曾经的

最悲凉的对白

若能莫过

于此 已然足够

 

后来 只有遗忘

成了你一辈子的事业

为了那些人事

没有白白相遇

 


 

      有一首歌叫做《友谊地久天长》,总被用在学生时代的毕业典礼或者同学会上。每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总觉得很不合时宜。明明是友谊地久天长的好事儿,这首歌却使我的内心莫名的感伤。那时我以为兴许是即将久别,情绪低落在所难免。直到前些天母亲收拾我的写字台,翻出几封被虫蛀的旧书信......

      其实......人世间最脆弱的关系不是以为将决绝,而是以为长久......我所不能理解的难过也许是一种潜意识里的不祥预感,我应该知道的——地久天长,很难......

      那几封信大概是初中毕业至高中一年级时候所写,虽然落款处已然残缺,但她的名字我仍旧记得,只不过我已记不清她的样子。我曾经喜欢过她。那时,我以为我会喜欢她一辈子!不!是生生世世!后来,不晓得怎么就断了联系......在她之后,我又喜欢了很多人,每一个我都以为那是爱,那是地久天长!

      直到现在孑然一身,时常遇见站在路口等红灯的刹那仿佛时间凝滞的错觉。而后那些路人匆匆的步伐恍恍惚惚,唯独不经意的某个身影清晰的如似曾相识一般从人群中凸显出片刻,转眼又隐匿在陌生的人潮中四散而去。每每及此,我都庆幸,还好不是他们。

      还好不是他们,我那早已如死水般平静的心灵才不会泛起多余的涟漪;我那沉入谷底的愿望里才不会凭添奢求。我不想再假装什么。在这片天空下,在这座城市里,在摩天高楼与残砖败瓦之间,我想悄悄地做一个真实的自己。

      在每天都穿着拖鞋,短裤,吊带背心的夏天,吃路边摊几块钱的雪菜面;我终于不必担心今天要与谁见面,穿什么得体的衣服,吃什么像样的午餐。在市井庸碌的早晨,在疲惫嘈杂的街头傍晚,我可以安然的愤世嫉俗,肆意的歇斯底里;我终于不用小心翼翼地活着,时刻担心某个细节露出破绽,被人看穿。

      我不安于贫穷却也不怕贫穷了。它始终都像是一道网,是时而通透的阻隔。为你挡住一个世界,筛选出一群人。

      当人情不再模糊难辨,所有立场都站在了孤独的一边。那些待我如从前的人,我总是心怀感激;感谢你们在“地久天长”之间又陪我走了一段路程......全赖在有你们,我才能在那些即将遗忘的人们里看到些温暖的烛光,在那里躺了谁的肉体,我跪着守护过她的灵魂......

      如果说现如今的每一天都是一场逃亡也未免太过悲伤,我认为生活是不应该太过悲伤的,所以我倒觉得现在的生活更像是一种冒险。我并没有刻意地躲避什么人,也没有逃避什么事实,我只是选择了一条路,一条连我都不知道会不会走到终点的路。至于沿途的风景,我只好说,且行且珍惜了......

      错过与过错都是无可避免的。我知道,我以后还会遇见很多人,又会有很多人从我的生活里离开。我们都不再是小孩子了,我不信“地久天长”,你走之前我不信,你来之前我更不信。所以,若你要走,我不送;如果你想来,无论路多远,再艰险,我都去接你。

      这个年纪,没了友情、爱情就要浑身不适;可是一旦全都拥有过了,就要轮到它们什么都不是了。等你的眼里没有友情、爱情的时候,我才来,你那里已然是深沉的秋天。你啊,你,年纪比别人小,却活的比谁都老,让我情何以堪......

      至于那些久未谋面犹未忘却的人们,假如你在麦田里遇见了我,假如这里不是梦,假如真的有一扇窗子折射低飞的阳光,我们能不能不谈金钱,权利和性,只幻想躲在锋芒的背后,为这个即将消亡的夏天灌输一点酒精,一点点就好。假如我们活在彼此的文字里,那些态度就选择些坚强的措辞吧,比如——再见,地久天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