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我还爱上过很多女人,但是我唯一从来没有忘记过的,是一个从来没

时间:2014-07-25 16:20 编辑:璇儿 唯美摄影

岁月匆匆

我还爱上过很多女人,但是我唯一从来没有忘记过的,是一个从来没问过我的人。

借用《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结尾帮白,来形容你作为我脑海中的存在是最让我感到贴切的,早已没有关联的你,对于我就像美丽的玛琳娜对于雷纳的存在。

我总想说若干年前,可是时间还没有走这么快。

我记得,教室中互相追逐的影子,窗外春风撩拂过的长发,讲台间轻声吟诵的范文声。有时会出现在梦中,梦中的我紧揉双眼也看不清,慢慢走远的你,是在一扇满是阳光的门后。

在远的时间节点上,人生的轨迹画出美丽的弧线,渐行渐远。

曾经我和耗子在放学路上说,我会极尽全力的接近,也许是我没有那么努力,也许你是天上璀璨的云,留在地上的我只是默默望着远去的痕迹。飞鸟飞去又回,秋日年复一年,一片悲凉。

从我偷回我的情书,才过一眨眼,我还在面红耳赤,你却越来越远,不知道在你的记忆中还存留什么有关于我的故事,也许随着昼夜更替早已就不剩什么,甚至于不认识,也许留存但那都是不好的故事。

时间的流淌的很慢,直到大学这个词汇完全占据我的生活时,我才意识到你的轨迹越来越漂亮,到了我看不见的璀璨。即便是高中三年并不在同一所学校,可总有那么一种感觉是还在小城的范围中,距离并不遥远。时间分为三个阶段,过去、现在、未来,真实的你活在现在,而不真实的你活在过去,我与现在的你是不认识的,认识的也只是过去的你。我记得过去的你用罗斯福呛得我哑口无言,用黑板擦涂白了我的背后,用背影填满我的脑海。

其实,除了在学校的时间,私下是没有什么关联点的,毕竟你在幸福里,我在另一端的同盛。所以我对你的执着或者说永存的臆想,正是拉康哲学中所提及的“你要的不是‘它’,而是对‘它’的幻想”,在拉长的时间河流中,即便是遇到更好的人,都不能改变我对这种完美幻想的臆测,反而这种幻想在不断的完善,潜意识中我遭遇的好的故事都堆积在这种臆想中。

翻起中学时的日记,歪歪扭扭的字迹凿刻着幼稚、劣迹斑斑的模样,正如我对初中的印象,也只剩下劣迹斑斑。于这种感怀中,我已经不能清晰的记得那时的每一分每一秒,但仍留下于黑白记忆中的执念,我不清楚以后还会爱多少人,可留存下来的人已经足够让我在这个匆匆忙忙的时代中找到些许安慰。这样的安慰就是在我颓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唯有怯弱的读着诗歌,仿佛是上个世界的人,我嫌这个世界太过急躁,就永远的浸淫在旧的世纪中, 芒克、北岛、顾城给予心灵的空白地,得以喘息。时间过去的慢了,每每读到北岛的著作,我总会想到你,北岛在香港中文大学任客座教授,窗外是海湾、小岛和远山,云雾变幻莫测,这是不是你的生活,也让我想起诗歌习惯的源头便是因为你。

纠缠、打扰曾经一度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总是问着要不要再试试,声音在回响,但最终陌路的世界使好的距离产生了足够多的美丽,我也舍不得这样的美丽再被自己破坏,便于此祝福你,愿璀璨星空更加明亮。

我的沉默只为你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