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44年的同志之爱,不能被遗忘的〈第 175 条〉

时间:2015-04-28 13:37 编辑:唯美系 新奇趣味

约末半个世纪以前,George 与 Dietmar 在柏林遇见彼此,至今已相伴 44 年载,他们说自己是特别幸运的,因为在那保守的年代,同志遭受法律与社会舆论的迫害与放逐,来不及相伴即被迫分离,更别谈能拥有公开、稳定的关系。

他们在 1971 年秋天的柏林相识,当时 George 刚结束一段维繫两年的恋情,离开慕尼黑前往柏林开始新工作,上一段感情不愉快的收场让他决定绝不轻易再进入新的关系中,不过命运牵引著他,抵达柏林的第三天,他便与 Dietmar 相遇,「那年十一月,我们已经在一块了。」George 说,他在这裡遇见了他梦想中的男人,即便他并不那麽喜爱柏林这个城市,但因为 Dietmar 他决定待下来。一晃眼和 Dietmar 共同生活已届 44 年,当他谈到如何维持长久、良好的爱情关系时,他说事实上他没有解答:「因为任何一段关系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必须自己去感受与理解。」

现今 65 岁的 George 致力于为同志权利发声,当他谈起迟而未来的正义,他的眼神同时透露著年轻的力量和老人的智慧。他们的爱情萌芽时,德国刑事法〈第175条〉尚未废除,这于 1871 年制定的法条,至今迫害了数十万计的男同志,法条中明订男性之间「不正常通姦」可判监禁,甚至褫夺公权。George 第一次性经验是在 1968 年,当时在慕尼黑就学的他,并未感受到很严谨的保守风气,他生长在十分开明的家庭,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错误的」,更不在乎第 175 条法律。但在 1969 年,他也遭受了〈第175条〉的审查,只因为他待在一位「看起来很不一样」的男性友人家两週。他说:「即便当时这条法律已将要废除,但社会对同志的想法仍未改变。」

George 的亲身经验,使他希望社会大众能更了解〈第175条〉的历史,也可说是近代德国同志史重要的一环,「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幸运地晚点出生。」

根据德国联邦政府的记录,于 1945 年至 1969 年间,约有 100,000 名男子受到审查,当中约 50,000 人被定罪(许多人在被定罪前便已自戕,这裡所指的 50,000 并没有将这些人包括在内)。而西德与东德分别于 1945 年与 1969 年沿用纳粹所制定扩大惩治范围的〈第 175 条〉版本,此版本除了原订「不正常通姦」可判监禁,更扩大至即使并未有身体接触,而是「违反道德标准与性相关的行为」皆是有罪的。因此,可能只是充满欲望的一瞥,都有被逮捕的风险。1933 至 1945 年间,数万名男同志被送进集中营,近半数死于裡面惨无人道的对待,而战后于集中营倖存下来的男同志,仍重新被逮捕,被告知必须服完「未完的刑责」。

德国联邦议院于 2002 年通过法案,解除纳粹期间〈第175条〉案件的定罪判决,对此 George 愤愤不平,因为 1945 年后的受害者并未能得到平反。George 追求的是真正的、最简单的正义,爱情无关性向,外人无从评断,更不应该被审判。他和爱人分享的不只是一张床,还有 44 年来的生命与记忆──这是爱的经验,也是所有人类共有的经验。

George 与 Dietmar

1970 年的 Geo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