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云南元阳|归园田居,但使愿无违

时间:2017-02-07 08:19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初相识

有小鸟在叫

有蟋蟀在鼓捣

有芬芳花朵在枝头繁茂

有蛛网缠绕

有水牛哞哞叫

有欢快的脚步在路边跑跳

有稻穗弯了腰

有晨雾飘渺

有你你我我走过

回眸一笑

今天穿了一件白T,一条牛仔裤,一双工装靴,这是我到红河哈尼元阳全福庄入住了十二庄园香典酒店醒来的第一天。

清晨天蒙蒙亮就在啾啾啾的鸟叫声中醒来,拉开一扇窗,有两个硕大的蛛网守护着,两只花色的蜘蛛好像还在睡着,昨儿雨后远处雾气弥漫,有丝丝凉气袭来。

就在这样的雾气里,等着阳光,然后在村子里深一脚浅一脚的逛了大半天,这一脚一脚踩到的并不只是下雨而成的泥泞路,而是下雨之后猪粪牛粪泥土掺杂一起的泥泞路。

所以,当一对孩童从我身边奔跑而过再回头笑着看我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到一个问题。

许多人在想要出去旅行时都会想,我要去哪里呢,该怎样选择呢?可却从来没有想过,你单方面想去的目的地是不是也希望你到呢。

有些地方,真的不是适合所有人,就像这里,若你一定要着一双高跟鞋连衣裙,还是莫来这里了。每个人喜爱的地方都不一样,是互相的。这里面并无褒贬,只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就是不要人云亦云的去别人喜爱的地方,若把目的地拟人,我也好希望,它们也可以选择来者,选择那些真的爱它们的旅客。

归园田居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留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早已不记得到底是几岁的时候,在哪本书上,把五柳先生的《归园田居》五首悉数工工整整的抄写在了自己的诗词本上,那时候背几首诗真的是小意思啊,几十句诗记得烂熟,只觉异常喜爱。

可那时候却只是懂得浅层面上的意思,并不懂得他一路走来所遇坎坷的内心纠结障碍和释然,而到了如今,在自己也将要三十岁的此时,坐在元阳这个小村庄一隅的香典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前,看着眼前缭绕的雾,层层叠叠时隐时现的梯田,忙碌收割的村民们,偶尔跑过的追着小猪的孩童,也想着自己一路走来的每一步,突然就明了了五柳先生诗句中那更深层次的颜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真的归于田园,就应是经历风霜雨雪后的回归,这时的花开会有声音,声音里都渗透了芬芳气息,才会注意一草一木,才会懂得日出日暮的珍贵,才会懂得,慢生活的可贵,明白生活的美学永远都来自自然之中。明白素面朝天的脸上淡定的笑容来自洒脱放下的心,明白正视自己的内心,从“我”中生出“无我”,才能看到这个世界真的辽阔,也才能懂他人之心,纳他人不同,理解所有所有的无规律。

就像,那时的自己坐于酒店屋内,或者走在外面的田埂上,我都知道,我还是会回到那座容易迷路的大城市,回到毫无田园之风的车水马龙之中,继续着我未完成的追寻之路,一直走一直走,走到真的柳暗花明之地,真的属于我的归园田居。

在我还未扫清前路上的藩篱之时,现在的自己还从来不敢说,我想要隐世丛林田园生活,我知道,我可以逗留一时却无法安心逗留后半生。我想要的坦然,是云雨风雪都从内心而过,经历了苦与痛 喜与乐 爱与恨之后,用尽心力依然能够让内心跳动如初 柔软如初,像初生般,见万物都生欢喜。

我始终明了我的方向,这已然能够让自己兴奋不已。

“修”,是我极喜爱的一个字,它读起来就是一条向上的路,只需,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走下去。

种一颗种子等它发芽

沿着路向着村子里走,三个孩童突然跑进我的视线,相距其实还蛮远的,最前面的孩子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泡沫盒子,后面的两个追着她嬉闹,我停下脚步,想着抓拍一张,不致打扰她们玩闹。可当我端起相机,从取景框里再次看到她们的时候,泡沫的盒子扔在了脚下,其中左边的小女孩,用话语和动作告诉另外两个孩子,我在拍他们,指挥着他们两个应该怎样站,然后摆出了POSE。

那一刻,我迟疑了数秒才拍下几张照片,然后蹲在那里看着她们笑,她们依然继续摆正姿态,稍稍换了一个方向。

我放下相机向着她们走去,还未走近时,那个小女孩冲我说“qianqian qianqian”,我在反应了半天才明白她说的是“钱钱 钱钱”后,我蹲在他们面前,把相机里她们的照片给他们看,另外两个孩子的兴趣立马大增,凑过来看,我笑着跟那个女孩说,“没有钱钱,因为我喜欢你们,所以想要拍下你们,也因为我喜爱拍照,所以想要拍下,就像,如果你长大了,也喜欢拍照,也可以拿起相机去拍下你所看见的想要记下来的,或者你也喜欢画画喜欢其他,都可以努力去做。我不给你钱钱,因为如果你不喜欢被拍我也可以不拍的,不过我回家后却会把你们的照片打印出来寄给你们,希望到时候你们会喜欢。”

她睁着双眼看着我,我知道,她其实并不能真正懂得我的话,对她来说,父母告诉她,如果遇到有人拍你,记得要一块钱,她所遇到的,无非就是有人真的给了,她拿到钱买些零食糖果,有的人摇手走过,她也转身忘记了,可能从来没有人会因为她要一块钱而说了半天自己不懂得话。她的眼睛有迷茫,却不再说钱钱了。

我站起身笑着跟她们摇手说“Bye bye”,她们从迷茫中出来突然就笑着跳着也跟我摇手说Byebye,一路尾随我走了几十米,一直摇手笑着说着Byebye,我知道,她们欢心的是突然有人说了句新奇的词,或许以前也听过,却会在他人不提及的时候不好意思说。

拍照要钱的事情,已经是全世界许多旅游目的地的“通病”,不论孩童还是成人,可我从来没有因为想要去拍所谓的人文照片“买”过模特,那不是我想要的,尤其面对孩童,给了钱,甚至觉得是对于孩童纯真天地的亵渎。

我喜爱拍孩童,只是因为它们眼神的澄澈,因为那小小心脏里有一颗自由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有信任和温暖,而不是拿金钱来衡量的。

我知道,几句话语根本不会改变她们,下次有人拍她依然会问人要“钱钱”,可是,我希望自己是一股微风,是她们一生中吹过的无数无数风中最细微的一缕,可我带来了一颗种子,种在了她们心田里,假若有一天,再有人洒一点甘露,或许就会生根发了芽,也是有可能的呢。

我心存善与美的愿望,只是希望,少得到一块钱,人生有了另一丝的可能性。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老祖宗的妙语,越成长越深刻。

其实,在行走的路上,看似我教于孩童,而实际上,也是孩童教会给我更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