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沃尔夫冈湖:雪中的风情,晴中的惊艳

时间:2017-01-24 14:05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从萨尔茨堡的酒店自驾,一路走来,雪越下越大,视线两旁的树上均挂满了雪花,我们沿着蜿蜒的道路,一直开到远处的小镇,眼前豁然开朗,一幅远山近水的水墨画映入脑海。

沿着沃尔夫冈湖边一周,有好几个小镇,其中著名的是圣吉尔根和圣沃尔夫冈,现在我们先到达的,就是圣吉尔根了。

圣吉尔根是沃尔夫冈湖边一个非常别致的小镇,也是莫扎特母亲玛利亚.安娜.莫扎特的出生地,一百多年以来,这个小镇也因为莫札特的缘故而变得兴旺起来。

然而,圣吉尔根所谓的兴旺起来,也是相对的,当我们开车进入小镇时,也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街道上什么人都没有,机关枪都绝对扫不到一个人来,使得我们曾经以为难道走错路?

Anyway,我们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浪费时间,暴雪也照玩不误。 看……码头上厚厚的、皑皑的积雪,非常原生态,昭示着这里起码好多个小时没有人走过啦,如今,我们将要“破坏”这里的一切。

至于这里的精灵——天鹅,也非常欢迎我们的到来,对我们的到来表示热烈的祝贺,并特意从几百米开外游过来接见我们,对我们致以美好的祝福。

然后……然后……然后……它们,就很老实不客气地伸出鹅头来问我们拿吃的啦!可是我们没有啊!最后,还是我家领导机智,在地上团起一块雪,拿雪去喂它们,他们还煞有其事地吃起来了,哈哈哈……我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来。

不过,人家的智商也不会非常感人(只是有一点感人而已),骗过两次之后,人家不高兴了,居然突然发出类似猫科动物生气的声音:“哈……”。你还别说,忽然之间真被它吓到了,难道鹅和猫、虎是同类?怎么生气的声音如此相像?

好了,学着猫叫的天鹅见没东西吃,没多久便调头离开了,我们只好静静地呆在码头上,看着湖水波澜起伏,望着云雾飘飘的雪山,忽然之间,一道微风吹过,顿感寒气逼人,忍不住便把手放在嘴边呵气。

这时,真正的喵星人走着四方步踏雪而来,这时的它,却不知道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将是它的“悲剧”。

它好“惨”啊,人家只是出来在雪地上散个步、溜个达,然后就被这5只两脚兽抓住了。然后就是变成拍照道具,各种摆拍,各种不舒服的搂抱,真是惨无猫道了!

来到圣吉尔根之前,我们经过沃尔夫冈湖的旅游中心,咨询得知今天暴雪不能爬沙夫山。要哭死的节奏,沙夫山可是《音乐之声》的拍摄之地,就是在这里,玛丽亚带着7个孩子游山玩水、搭齿轨小火车、教唱歌的地方。

除此之外,最关键的是,沙夫山的山顶可以俯瞰附近七个湖的全景,号称“7 Seen Panaroma”,这个号称不是骗人的,只要天气好,随便看见四五个湖是没问题的。
就这么华丽地错过了,真的太可惜了。

幸运的是,乐观的人总会找到玩乐的法子,就在湖边,有着各式各样的儿童游乐设施,还免费,还没人和我们抢,还有雪玩,于是……于是……于是……我们,居然在这里玩了一个小时!

在游乐场玩了好久,我们终于记起今天的行程,于是,赶紧上车,沿着湖边如诗如画的公路,向着圣沃尔夫冈开去。

据说,沃尔夫冈湖被奥地利人认为是奥地利湖区最漂亮的湖泊,“那里有全奥地利最美丽的湖泊,湖的旁边是阿尔卑斯山,你们一定要去看!”

这里的平均水深52米,最大水深达到114米,《音乐之声》开场时看到航拍的那个璀璨宝蓝的湖泊,那就是沃尔夫冈湖了。

不管怎样,我是被吸引了,然后把这里列入这次旅行的清单之中。尽管天气欠佳,颜值仍然爆表。

沃尔夫冈湖,一会儿平静如镜、一会儿泛起涟漪,我们在白雪皑皑的草地上,有人静静地呼吸着清新冷冽的空气,有人尽览周围的美景,有人自嗨地玩乐拍照,好一幅童话世界的遗世画面。

远处,雾凇令远山层层染上黑白灰,如同天然的黑白照一样古典和醉美。

我们走走停停,终于开到圣沃尔夫冈,这时,剧情又来一个大反转,大雪居然停了,拨开云雾见蓝天,和煦的阳光也洒落在有故事的小镇上,街道上也不再好像之前那样空无一人了。

圣沃尔夫冈是奥地利中部的美丽小镇之一,依山傍水,美丽如画,曾被评为世界十大著名小镇。
中世纪以来,哈布斯堡王朝的王公贵族们最喜欢来此度假,据说茜茜公主当年也经常来这里度假避暑。至今,这里仍然是极受欢迎的温泉疗养圣地。

至于为什么小镇名称前面有一个“圣”字?当然是这里在历史上有人封圣了。据说,小镇有一座闻名遐迩的圣沃尔夫冈教堂,因有米歇尔·帕赫在1481年完成创作的木刻圣坛——“帕赫圣坛”,从而吸引了众多观光者。

在这种寒冷如冰的季节,如果能够在如画的湖边一边泡着温泉、一边侃着大山,就心满意足了。可惜,作为路人甲的我们,只能留着鼻涕远远羡慕一下。

雪过天晴,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美好,名副其实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小桥、流水、人家。

如果今日一直都是晴天,我们还不会如此惊艳于这一刻的美好,可当风雪之后的阳光照耀着静谧的小镇后,这种“拨开云雾见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雀跃心情,也许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鹅鹅鹅,曲颈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

这里的天鹅也许都见惯了“大场面”,几乎只要有两脚兽驻足在岸边,便会成群结队地远游而来。可惜的是,我们没食物给你们吃了。至于雪?已被太阳溶化了。

如此漂亮的地方,我们注定只能又是过客,又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