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五府山,追蜂去,来一场“蜜甜”之旅

时间:2017-01-03 08:07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夏天,喜欢往山里窜,对于我来说,多年的户外,山水好似有魔力般,或远或近的山,若一段时间没去,梦里萦绕的一定是山中的景色。此行目的地是五府山,车行驶一个小时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湖碧波,站在高处想拍湖光山色,可多情的芦苇伸出长长的手臂,护着上饶人民的饮用水源—枫泽湖。山的倒影如一把大提琴,天上的云彩拨动琴弦,琴声牵引着我们向大山深处行走。听说山中深处有神秘的养蜂谷,我们追蜂去。

摄影/詹爱玉

枫泽湖 摄影/詹爱玉

溪水“裸泳”,水波跳跃的是儿时甜美记忆

路边横溪这个村庄,一条从大山深处而来的溪水穿村而过,清澈见底,几个小孩光着屁屁,在水里快活裸泳,看到我们拍照,小男孩送给我们一个大大的笑脸,把静静的溪水荡漾成五彩缤纷的圈圈波纹。

摄影/詹爱玉

摄影/詹爱玉

而峡谷的泉水,与彩石形影不离,一路欢笑,而我也想和小孩一样与山泉来一场“裸奔”,脱了鞋冲入水中,清凉漫过脚尖;竹丝在排队“裸晒”,均匀的身姿,阳光下明媚。

摄影/云萍

竹丝排队“裸晒” 摄影/多年以后

幻想着有一天回归村庄,居山间木屋,清泉洗菜,柴灶做饭;赶羊放牛,行走田埂......莲花中的蜂蜜笑我傻,笑我痴。

摄影/詹爱玉

摄影/詹爱玉

蜂蜜“豪宅”,忘我飞舞是醇香之甘甜

进峡谷,随处可见的山花,在瀑布旁、溪流两岸灿烂。茂盛的树林,和煦的夏风,花团锦簇的山谷,嗅觉灵敏的蜂蜜,在此安营扎寨。

摄影/多年以后

映入眼前巨型木桶,刚以为是拍电影用的“城堡”,细看,在巢门口有担任守卫的蜜蜂,城堡守护神,小孔里蜂蜜自由出入,原来是它们的“豪宅”,虽然没看到它们在里面构建精巧的蜂房,但群居的生活肯定很和谐惬意。

蜂蜜豪宅摄影/詹爱玉

听到一阵“嗡嗡”的声音,循声望去,溪边树干上有一大群密蜂,如倒挂在树上的鸟巢,大家族难道不住“豪宅”?或许来自不同的家族,自已动手建新家,蜜蜂从春季到秋末,在植物开花季节,蜜蜂天天忙碌不息;未采花密时,协作配合,做一件宏大安居工程,繁忙的背影,那有闲时来理我们这些观望者。

蜜蜂建安居工程摄影/詹爱玉

竹林下迷你小屋,蜜蜂的家,白色的,蓝色的。我们在它们“家”门口走过,它们从屋中飞出来,丝毫没有蛰我们的含义,偶尔停留在屋檐下瞧瞧,且友好的表演一番。当蜂巢被人类侵袭时,蜂才会群而攻之,不惜付出生命代价保护家园。当人类与它们和平相处,它们回馈给我们是采尽百花酿造而成的醇香之蜜。

竹林下迷你小屋,蜜蜂的家。摄影/詹爱玉

一个个小小精灵,也是我的“恩人”,陪我度过一个星期坚难日子,那是三年前的夏天,一不小心,一杯开水倒在脚上,瞬间皮肤起水泡,那种万箭穿心的疼痛,难以忍受。同学特意送来一瓶蜂王浆和蜂蜜,让我快点抹上,当我用怀疑的眼光看似黄油糊状液体时,真没想到它有神奇的效果,热辣的皮肤立刻变成清凉,一小时后,再抹上一点,感觉被镇定住,减缓疼痛感,用了一星期,水泡消失。原以为蜂蜜只可以喝,没想到还可以外用。

在蜂面前,我拿什么回馈你呢?双手合十,说声:“谢谢您!”可话又显得多么单薄和无力。一只蜂用风一样的语言,在我身边转了两圈,微笑飞向花海。

竹林下蜜蜂的家。摄影/詹爱玉

高洲花海,蜂拥而至的是甜爽的芬芳

五府山的高洲花海,没有蜂拥而至的人群,只有甜爽的芬芳。除了几名工人在修路外,只有忙忙碌碌的蜂蜜,在花丛中传授花粉,或采撷蜜汁。远远望去,像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彩毯。

摄影/詹爱玉

生长在雪域高原的格桑花,既耐得住雪域的风寒,又经受住江南的烟雨,美丽而不娇艳,柔弱又不失挺拔,绚烂缤纷,楚楚动人。

摄影/詹爱玉

有一种高贵浪漫之花,却被名为渺小平实的草,虽然为草,也要长至人腰之高度。紫色一片片连起来,色泽丰满。微风拂来,薰衣草一束一束摇曳身姿,弥漫着让人心旷神怡、柠檬味的芳香。

摄影/詹爱玉

挂在山腰“茅屋”,扑面而来是甜润山风

挂在山腰像吊脚楼的“茅屋”,茂林修竹环绕周围,远山流水遥相望。采集青山绿水的灵气,与大自然浑然一体,有一份映入丛林的清新雅致。

摄影/詹爱玉

背靠高山,面朝蜂谷。居阳台,俯瞰,清翠竹海,绿绿的山风扑面而来,风是否经过蜂蜜的调剂?好似带着甜润的气息,让人像喝过密一样,溢人心脾。倚栏听鸟鸣,呼吸清新的空气,困顿也烟消云散。

摄影/詹爱玉

五府山,泉水里裸泳,水波跳跃的是儿时甜香记忆;探寻蜂蜜“豪宅”,感受蜂巢奇观,感悟蜜蜂忘我、勤奋和团结协作精神给人们带来醇香甘甜;万洲花海,送来甜爽的芬芳。体验挂在山腰“茅屋”,俯瞰山林,品味竹海,享甜润清风;跟着蜜蜂,沉醉峡谷,浸润在甜甜蜜蜜的旅途中。

摄影/多年以后

五府山的田野 摄影/詹爱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