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奇险天下第一山

时间:2016-12-21 08:01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据《山海经》记载:“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高五千仞,广十里,远而望之,若华然,故曰华山。”

华山位列五岳,与泰山并称,以险峻独领风骚,素有“奇险天下第一山”之誉,一直被文人墨客所推崇。无论是李白的“西岳峥嵘何壮哉!黄河如丝天际来”,还是杜甫的“西岳崚嶒竦处尊,诸峰罗立似儿孙”,还是刘禹锡的“高山固无限,如此方为岳”,还是寇准的“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还是杨维桢的“思美人兮西华山,我欲往兮如天难”,都为华山增添了几分瑰丽的色彩。

初闻华山,应该是从沉香劈山救母的民间传说开始,而后又受到金庸小说的影响,一直想到这座富有传奇色彩的名山看一看,看看它是否真的和传闻中的一样险冠天下?

十时许,我与驴友徐洋于山脚下会合,正式开启登山之旅。

正所谓自古华山一条道,从华山门开始,便是一条长长的石坡道,并没有台阶,左侧全是铁栏杆,平添了几分险峻之意。

一路向前,行至华山峪五里处,便是号称“华山天险第一关”的五里关,西依绝崖,东临深壑,端的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

继续走到华山峪石门上一公里处,即是莎萝坪,因陈抟曾在坪上植莎萝树而得名。到了此处,就意味着平地结束,即将开始踏上台阶。

而从毛女洞往上行,过响水石、云门便是青柯坪,恰好为登山路程的一半,也是华山峪道的尽处。

不得不说,华山之险绝非浪得虚名,山路极其陡峭,越往上就越难走,很多坡度都超过了60度,更有呈90度的阶梯,只是瞥上一眼,都会感到不寒而栗。尤其是到了千尺幢,坡度为70度,一共有370余级台阶,每级台阶的宽度不过三分之一的脚掌,仰望天际,一线天开,俯视脚下,如临深渊,必须得紧紧抓住两侧的铁链,将自己一步一步地拽上去。
出千尺幢不远即是百尺峡,乃是登山的第二道险关,一共有91级石阶,势危坡陡,石壁峭立,通道狭窄,且有悬石,摇摇欲坠,人从石头下钻过,难免胆战心惊,生怕石块从两壁间掉下来。

再往上攀登,就到了华山的第三道险关——老君犁沟,这是夹在陡峭石壁之间一条深不可测的沟状险道,最引人注目的,除却“犁险于幢,幢险而犁突”的殊胜景观,还有其尽头陡峭到连猴子都发愁的“猢狲愁”!

不过,就个人的观感来说,越是险峭的山路,当你走近它的时候,反而会觉得如释重负,越是远离它,就越会感到害怕,成为一道迈不过去的坎。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行路难,多歧路,只有直面困难,勇于挑战,才有可能迎来胜利的曙光,正如鲁迅先生在《故乡》一文中所说的:“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三个小时的攀登,我们终于在下午1时许登上了北峰,但见四面悬绝,壁立千仞,天高地阔,巍然独秀,顿时豪气干云,飘然若仙,有一种“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冲动!

有道是无限风光在险峰,我们饱览了一下美丽的风景,稍作歇息,继续朝东峰进发,很快就莅临擦耳崖,一面是向外凸出的悬崖绝壁,一边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虽然山道已经得到修整,但是到了最逼仄的地方,仍然可以感受到当年的擦耳之险。

两点半左右,我们抵达金锁关,随后准备走长空栈道,清代笔记小说《说铃》中曾记载:“长空栈在半壁,广八寸,长十丈余,背空虚行。”由于此处筑在光溜溜的千仞绝壁上,真正接近90度,栈道宽仅三十多公分,一边空悬并无栏杆,一边崖上钉有铁索可供抓手,所以石刻上有诸如“悬崖勒马”之类的警醒语。饶是如此,仍有大量的游客慕名前来挑战。

我和徐洋都觉得,如果不挑战一下长空栈道,这一趟算是白来了。就这样,我们冒着阴冷的寒风,排了约莫一个小时的长队,终于佩戴上了保险带,小心翼翼地挽索逐级而下。我本身是一个恐高症患者,其实一开始是异常紧张的,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上,生怕一不留神就坠落悬崖,尤其是经过下段时,峭壁上仅有一个狭窄的石孔,前进中的我与返回的一拨游客实打实的狭路相逢,危险系数瞬间攀升到了极点。

然而,我已经走到这一步,根本没有了退路,只能咬紧牙关,小心前行,越过一个个游客,同时也跨越了心中的一个障碍,再放眼底下,万丈悬崖都成了过眼云烟,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恐高症仿佛也不治而愈。挑战了华山第一险,果然是不虚此行!

当代著名诗人席慕蓉曾在《成长的痕迹》中写道:“人的一生应该为自己而活,应该喜欢自己,也不要太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或者别人怎么想我。其实,别人如何衡量你也全在于你自己如何衡量自己。”一如巍然耸立的大山,狂风骤雨也好,雪窖冰天也好,依旧是坚持本色,毫不动摇。

大自然无疑是最好的老师,只要静下心来聆听,便会褪去所有的伪装,听到内心最深处的声音:“做自己!”

五点二十左右,我们登上东峰,本想要一睹华山的日落,只可惜天公不作美,最近一段时间天气不佳,不但看不到日落,连日出也极有可能无缘得见。

即便如此,我也不愿放弃最后的希望,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出门,冒着寒风爬上东峰顶,静静地等待着日出。

此时,天色朦胧,云烟缭绕,却有不少同道中人面朝东方,痴痴守候……

东峰之巅,山风厉啸,冷气彻骨,高处不胜寒。

轻烟迷蒙云万壑,鉴茫茫,宇宙知何处?黑暗与光明交替的刹那,等待那一束曙光,拂晓,快来吧,相信我会找到,属于我的天堂……

曦光仿佛含羞草一般,偶尔冒一下头,但又迅速地没入云层中,消失不见。而山风就好像一个贪玩的小孩,不知疲倦地吹刮着,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游客的耐心,很多人实在扛不住,等不到一个天明,便选择了放弃。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有极少数人还在倔强地坚持着……

作为日出的主角,朝阳比“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歌妓不知大牌了多少倍,始终被迷雾一层又一层地包裹着,未肯露出真面目。渐渐地,连最后一小拨人都失去了耐心,陆陆续续地撤了回去。

直到八时许,天已大亮,太阳虽然依旧为云雾所挡,但是已经初见端倪,相信很快就可以露出庐山真面目。不过,由于我要急着回程,只得沿山道走了下去。
不料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刚走下阶梯,太阳却稍稍冒出了一点头,我立马打了个激灵,飞也似的跑了上去,虽然无法一睹全貌,但也聊胜于无,立刻用相片定格了这一弥足珍贵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