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王坚:三驾单车闯藏区的“追梦狂人”

时间:2016-12-15 10:00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王坚,自由摄影师。
2010年,第一次乘飞机到拉萨,租台越野车开启了一直让王坚心驰神往的西藏之旅。
2011年,单车自驾,从福州出发,由川藏南线进,沿青藏线返回,历时34天,行驶了13963公里。
2012年,单车自驾,从福州出发,由新藏线进,沿滇藏线返回,历时28天,行驶了13296多公里。
2014年,由福州飞拉萨,在拉萨闲游拍摄半月返回福州。
2015年,单车自驾,从福州出发,走丙察察进入西藏,沿川藏北线返回,历时44天,行驶了12000多公里。

6年5进西藏,3次自驾单车走完6条进藏线路,行程39000公里。福建自由摄影师王坚驾单车和妻子一起勇闯四川、云南、青海、甘肃、西藏等地,追逐着藏地人文风情摄影的梦想,创造了单车自驾6条进藏生死线的纪录。

今年53岁的王坚在一次次进藏途中,驾车翻越昆仑、祁连、唐古拉、喜马拉雅、冈底斯等山脉,最高到达海拔5248米的界山达坂,最远抵达尼泊尔,经历了高山泥石流、阿里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以及暴雨烈日、塌方滚石、缺氧大风等重重磨难,拍摄近万张图片,制作了纪录片《灵魂的朝圣之旅》,在福建省福州市办起了第一家以藏区风情为主的火锅店,给福建进藏旅游人士提供一个心灵的栖息地。

2011年,从川藏南线进藏,沿青藏线返回,历时34天

雪山下吃草的马

“如果你已决定出发,旅行中最艰难的部分便已结束。那么,出发吧!”王坚起初怀疑这位进藏旅游达人的话,没想到他2010年第一次乘飞机进西藏,当他租台车游历拉萨各大寺院、纳木措、珠峰大本营、樟木口岸等地,就爱上这里的蓝天白云、无边旷野、神山圣湖。

2011年9月4日,王坚已是一位准五十岁的男人,作出了人生中最疯狂的一次举动。他和妻子及妻子同学一起,驾驶着越野车,带着3个备胎、油桶、一袋燃油添加剂和必备的药品、食品、水、茶、衣物等,从福建省福州市单车上路了。

神山冈仁波齐

从福州到成都一路高速,穿过江西省、湖北省、重庆市,9月5日晚到达四川省成都市。第二天早晨8时从成都出发,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川藏线自驾游。可从泸定到康定一路坑坑洼洼,就像开进一个大工地。王坚只有放慢车速小心驾驶,到达康定时,已是傍晚7点多,第一天感受就一个字:累!

从康定出发前,王坚将油箱和备用油桶都加满了97号汽油,因康定过后只有到林芝才有97号汽油了。对于他的爱车来说,93号汽油能否适应还有待考验。没想到前面的路况比头一天更糟糕,有几处塌方路段,有武警交通部队在清理。翻越了川藏线上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时,也是康巴第一关。也许是过于兴奋,在山上又吼又唱,高原反应来了,胸闷气喘找上门来,到雅江时已是下午6点多了。

古格王国遗址

王坚驾驶着越野车,行驶到海拔4685米的海子山时,感觉车子动力严重不足,让他欲哭无泪。真是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终于开到山顶,下坡时车居然熄火了,越野车出现了“高原反应”,而且比人的高原反应还要严重。当到达川藏交界的巴塘时,已是下午5点半了。

后来,王坚总结了欧美越野车在高海拔地区出现“高反”的几个原因,诸如海拔越高,氧气量不足和粉尘太多造成空气滤芯器堵塞,使汽油燃烧不充分而产生动力不足;车辆本身对油品要求过高,沿途有些站点加不到97号油,只能用93号油代替,对动力影响也是很大的;越野车电脑板对氧气含量指标有非常严格的要求,这也对车辆动力有影响。

拉萨河岸

王坚驾车翻越业拉山,穿越世界第二大泥石流群——通麦泥石流群,感受雪域江南新城八一镇的魅力,到达了川藏线终点拉萨。当他再次走进拉萨城时,心情是新情,也是欣情,这里是进藏游历寻梦、探幽涉险旅行者们选定的出发点、中转站、回归地。

美丽的羊卓雍措

王坚在拉萨休整几天后,便驾车向梦境中的阿里地区进发,这是他第一次进阿里。途中翻越一座座高山,游历了纳木措、羊卓雍措、玛旁雍措等措上加措。神山、草原、圣湖、光斑此刻相拥在一起,构筑了最美、最梦幻的画面。在羊卓雍措王坚大声吟诵起羊卓雍措湖畔人们那首赞美天上圣湖的诗来:“天上的仙境,人间的羊卓,天上的繁星,湖畔的羊群”。

扎达土林

王坚第一次自驾进藏,就开车游历了西藏很多美景。当他驾车返程从拉萨出发后沿着青藏线到达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时,已是中午12点。唐古拉是青海和西藏的分界线,也是长江源头沱沱河的发源地,由于终年风雪交加,号称“风雪仓库”。翻过唐古拉山,便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历经柴达木盆地、中国最大的咸水湖——青海湖,继续往前行,最终到达了此行青藏自驾游的终点西宁。回到福州后王坚仔细算了一下,此次西藏自驾游历时34天,行程13963公里。

2012年,由新藏线进藏,沿滇藏线返回,历时28天

秋色。

2012年10月1日,心系西藏的王坚做出了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举动,驾车由新藏线进去,再沿滇藏线返回。新藏线是四条主要进藏线中平均海拔最高、里程最长、路况最危险的一条线路。当时有驾驶经验的朋友建议他从滇藏线进,海拔逐渐升高,可以慢慢渡过高原反应期。

王坚从新疆叶城出发,第一晚住在海拔3680米的三十里营房,海拔陡然间升高了3000多米,对人车无疑是一种严峻考验。3天后,当他再一次驾车来到阿里,依旧被这里奇异的人文、自然风光所吸引。班公湖,藏语的意思为“长脖子的天鹅”,最奇特的莫过于由东向西,湖水中的含盐量不同。

王坚驾车到达阿里地区狮泉河镇时,已是下午2点。一头石雕狮子屹立在城中心的环岛中央,狮泉河水从城中缓缓流过。狮泉河镇不大,但在王坚眼里,充满着无限生机和活力。在这里,他遇见了很多驴友,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就能感受到驴友们经历的种种艰辛,可换来的却是一种莫大的快乐。

在接下来的行程中,王坚打算驾车再到阿里扎达县东嘎,没想到左后轮被石头扎破,换轮胎时遇到了一些麻烦,取消此次行程。可就在一年前,他同妻子一道进入了札达县境内,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金黄色海洋中,那土林地貌风光,各色形态,气势恢宏。据考证,这里曾经是一个方圆500公里的大湖,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使湖盆升高,水位递减,露出水面的山岩经风雨长期侵蚀才雕琢出了现在这副景象。

当他们走进札达县北部60公里的皮央·东嘎的佛窟,更能感受阿里远古人类气势宏大的穴居生活场面。皮央村在西,东噶村在东,两地相距不到2公里。附近村民说,皮央洞窟的数量是“前山一千”、“后山一千”。而札达县境内佛窟规模庞大,内部纵横交错,地势隐蔽不露,让王坚自然想到了“千穴古城”这样的词语。王坚拍摄的一张皮央前山的图片,让人顿时被山上密密麻麻的洞窟所震撼。王坚说:“皮央山高约两百米,南北长约千米,已完全被人工开凿的洞窟所覆盖,山前山后,千孔洞窟密如蜂窝。”

佛窟周围凿有转经走廊、配套居屋、上下相通,设计合理,施工精细,造型精美;四面墙壁上绘有壁画。直到今天,其主体洞穴及壁画基本完好。更让王坚难忘的恐怕要数达巴遗址东北边的宏大遗址,现残留120余孔洞窟。在面南垂直高约百米、刀削般的土林壁中部,掘有5孔相连、长约十余米的洞窟,集瞭望、采光、取暖三者功能为一体。遥想当年建寺,从三百多米高度的峡谷通过洞窟,全靠人力背水上山,不知要经历多少磨难,更是让他感慨万千。

王坚驾车继续往前行,经过了普兰的玛旁雍措、仲巴的马泉河,领略了拉孜的藏刀,日喀则的扎寺伦布寺,尼木的藏香,最终到达了拉萨。在拉萨休整几天后,沿川藏线到芒康,拐进滇藏线,再往盐田、德钦、中甸、丽江、大理,前滇藏线起点昆明,历时28天,行程13296公里。

2015年,走丙察察进藏,沿川藏北线返回,历时44天

对于穿越新藏线的来说,途中要翻越5座海拔5000米以的大山,最高当数界山达坂,海拔5248米。从新疆叶城到西藏阿里,在短短的3天里,从海拔几百米上升到5000米以上,其中5000米以上的路段就有130公里,还要翻越昆仑山、岗底斯山、沿喜马拉雅山北麓南下,穿越茫茫西部荒原,全线多为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漠,常年积雪的崇山峻岭,有时数百公里不见人烟,这种环境超过了很多人正常承受的生理极限。王坚心里明白,出发时已是10月初,若从滇藏线进,再从新藏线返回时已是10月下旬,极易遇到大雪封山,路面结冰,那将更不安全。

2015年6月5日,王坚同妻子还有云南的李旭老师一道,再次驾单车闯丙察察线进藏,再沿川藏北线317国道返回。丙察察到底是什么?在地理学家眼里,它地处中缅、中印边境地区横断山脉的腹地深处。在越野达人看来,它是少数探险家和资深户外玩家的乐园。

丙察察线上的“老虎嘴”

丙察察线是从云南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的丙中洛乡通往西藏察隅县城的盘山险道,也是茶马古道南线的主要通道,是一条众多马帮默默行走踩踏出来的古驿道,它穿越青藏高原与云贵高原接壤转换地带,是所有进入西藏自驾线路中最危险的一条。这条古道就像细长的蟒蛇一样蜿蜒向西延伸,沿途地形地貌独特,景色秀丽壮美,可充满着难以想象的危险。

“西藏永远是我向往的神秘之地,那里有最圣洁的雪山,最幽深的峡谷,最辽阔的草原,最宽广的天空。浮想联翩之际,身未动而心已远。”当王坚驾车进入丙中洛时,已是从福州出发的第三天。高黎贡山的翠绿,怒江水的柔情,蓝得偏色的天空下,多了一些梯田和民居,让王坚夫妻兴奋不已。

丙中洛通往察隅的盘山险道

王坚从丙中洛驾车往前行,路越走越窄,山越走越荒凉,怒江水越来越小,峡谷越来越深,心越来越加速跳动,然而怒江的神奇却让他越来越惊叹。一弯又一弯的怒江,将高黎贡山与碧罗雪山勾画得无限精彩,那座座雪峰似神话、似仙境。一个个从峡谷深处闪出的藏家村庄,如唐诗、宋词、元曲,只要一翻就是一部厚重的史诗。突然,眼前,一堵巨大的滚石流,犹如瀑布一泻而下,直插江底。这就是当地人“谈之色变”的“大流沙”“滚石坡”?

丙察察线上的泥石流

王坚驾车要从石瀑里冲过,远远的停下车,不知是过还是不过。环顾大流沙,只见山体岩壁裸露,石瀑高约3500米,宽约1000米,碎石从高高的山顶不停滚滚而下,飞入江中,溅起数丈浪花,发出轰鸣般的巨响,震得人心发怵。一位村民告诉王坚,今年就有3辆车在这里被砸烂,一辆被泥石流推进了怒江,人车全无,听得毛骨悚然。通过“大流沙”最佳时间是中午前后,因每天下午5至7点前后会起大风,及易发生滚石。

朝圣香客

虔诚的朝圣者

车轮子在碎石上不停的横滑,好在有惊无险,王坚终于安全冲出了石瀑,到达察瓦龙乡时已是下午三点了。察瓦龙乡政府所在地坐落在怒江东岸的一个台地上,这是一个正在建设中的小镇,只有两家食宿店、四家小卖部,乡里所有机关在一个四合院里办公,有马匹自由游荡,风一吹尘土飞扬。四周的山高插云霄,光秃秃的,像被大火烧焦了的一样,唯一的绿色是那一棵棵生生不息的仙人掌。街道后面的山崖上有一群绵羊在寻食,让人不得不为生命的伟大而感叹。阳光照耀在远方的太子雪山峰顶,一片金碧辉煌。一条条小道从江边向太子雪山延伸,记录着他们心灵朝圣者的足迹。

从察瓦龙到察隅县城有195公里,需要翻越三座海拔4500米以上的垭口,还要穿越原始森林、高山草场、乱石区。王坚选择在梦扎村住了下来,小做休整,明天还有更艰险的路等着。

牧归

第二天天气不错,当进入齐马拉山口,王坚便能清晰地看到云南第一高峰,也是察隅与德钦的界山梅里雪山。察瓦龙背靠梅里雪山,因云雾缭绕,在察瓦龙达那村,王坚只看到了卡瓦格博峰的山尖。而当他翻越齐马拉山口时,云雾散去,卡瓦格博用全景回报了他的虔诚,他驾车逆怒江而上,左边依旧是滔滔怒江水,万丈悬崖,右边是怪石嶙峋的峭壁,面前依然是乱石堆积的道路。碰到高低起伏厉害的地段,王坚没法看到前面的路,有些转弯处往往也看不到路面,他双手紧握方向盘不敢有丝毫大意,在一连串的持续颠簸跳跃中,车都感觉快散架了。

王坚离开梦扎村后,告别了几天来一直相伴的滔滔怒江,而怒江上的一座铁桥,仿佛是个地理环境的分水岭。当车到桥的另一边,周围山势又发生了更为明显的变化,荒芜凄凉的大山变得有了生机。随着海拔不断缓降,郁郁葱葱的植被终于取代了光秃的山岩,呈现出亚热带的原始生态景象,满目松萝、藤蔓,空气中弥漫着阵阵松香。王坚和妻子暂时忘记了道路的艰险,紧张的神经似乎也放松下来,尽情地享受大自然赐予的美景了,这里更像是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

当晚时,王坚到达丙察察的终点站察隅县城。在随后的时间里,他从察隅县城出发,驾车翻越德姆拉山,过八宿县的然乌进入川藏公路,在拉萨停留数日后,再沿青藏线到达那曲后,再拐进川藏“大北线”,经索县、巴青、类乌齐后,再进入川藏线到达成都,所过地区多为牧区,穿过卧龙自然保护区,翻越终年云雾缭绕的巴郎山,景色更为原始壮丽。这次自驾游历时44天,全程12000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