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伦教,染污香云纱的最后作坊

时间:2016-12-15 09:57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传说,种桑养蚕缫丝,是黄帝之妻嫘祖的发明。嫘祖始蚕,不但解决了祖先保暖遮羞的穿衣问题,还让人穿出了身份,穿出了阶级。

摊雾后摄影/友贞女

香云纱布匹 摄影/友贞女

软黄金

中国古代,只有贵族阶级才穿丝绸,平民所谓布衣。

丝绸,不仅为古代中国贵族所稀奇,也被古代的其他国家所热捧,甚至,中国干脆被称为“丝国”。

香云纱摄影/友贞女

著名的海、陆丝绸之路,悠久绵长的繁忙贸易,做的正是中国丝绸的生意。特别在威震一时的古罗马帝国,中国丝绸,是贵族唯一的时髦服饰,是上下热捧的奢侈品——“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就是丝绸“忠粉”。而西方史上著名的“丝绢之战”,牵连多国,持续二十年也未分胜负,不过是为了,罗马人要摆脱波斯人高价垄断经营中国丝绸。

大罗马帝国用黄金换丝绸——一磅高级丝绸料子(约10尺)值12两黄金——造成帝国黄金大量外流。中国丝绸,因此又名“软黄金”。

香云纱旗袍 摄影/友贞女

香云纱

香云纱,“软黄金”中的极品,原名响云纱——穿着它行走,会发出沙沙之响——谐音香云纱。香云纱响脆、厚朴、滑爽、凉快、除菌、驱虫,两面异色,高贵而神秘。

薯莨摄影/友贞女

伦教河涌 摄影/友贞女

香云纱,也叫薯莨纱,其主要染料为植物薯莨。

传说,很久以前,南粤山区一贫苦农夫,穿粗白布衣于河边干活,偶然捡到一个薯莨,打开时不小心掉进了河里,结果河水被染红,白衣也染色。正如苹果砸了牛顿的头,聪明的他,受了启发,反复实验用薯莨液染衣料,获得成功。这位农夫便是最早的大师傅,在后来的晒场,还设有他的神主牌,拜他为“陆纛大王”。

另一版本传说,桑基鱼塘的珠三角,渔民用薯莨浸泡渔网,使之变得坚挺耐用。渔民在浸泡渔网时,衣服上也染上了薯莨汁。长久劳作在河涌,渔民的衣服与淤泥发生反应,变得黑而光亮,且越穿越柔软耐用。于是,渔民在浸泡渔网的同时,也浸泡衣服,渐至生产丝绸的农户,也用渔民的方法,浸泡丝绸面料。这便是莨纱绸染整工艺的前身。


桑植园 摄影/友贞女

纯天然

香云纱,从原材料,到染料,到染整过程,可谓纯天然。

香云纱的原材料是纯天然白坯纱。所谓白坯纱,指未经漂染、印花加工的原色(白色)蚕丝织物。从种桑、采桑、养蚕,到结茧、煮茧、抽丝,再到纺纱、织布而成白坯纱,全程纯天然。

榨汁后的薯莨渣 摄影/友贞女

晒场草地 摄影/友贞女

晒场 摄影/友贞女

香云纱的纯天然,还指天然染料薯莨。

薯莨,常见于湖南、岭南一带深山,为多年生宿根性缠绕藤本植物。薯莨块茎个大如超级红薯,灰头土脸,表皮粗糙,可皮内却是漂亮的褐红肉质。将薯莨粉碎淬汁,正是香云纱的绝妙染料。

香云纱的纯天然,更在染整过程的纯天然。用薯莨汁液浸染过的白坯纱,自然滤水后,摊在平坦的草地上,借太阳光曝晒至干。晒场的草地,是特植的绿草。晒纱时,纱匹正面接受日光的曝晒,背面借助生长中的绿草,吸收从草根传上草叶的温润湿气,得以软化。这样的染、晒过程,要重复数次,典型靠天吃饭。

浸染摄影/友贞女

染缸 摄影/友贞女

作坊摄影/友贞女

重污染

香云纱的染整工序有八,包括:浸染、晒莨、洒莨水、封莨水、煮绸、过河泥、洗水、摊雾。

这复杂的工艺中,反复浸、染、煮、晒,重要性自不必说,而不可或缺至关重要的,还是第六道工序——“过河泥”。

过河泥用的淤泥池摄影/友贞女

伦教河涌 摄影/友贞女

染后的自然滤水 摄影/友贞女

所谓过河泥,简单讲,就是往绸面上泼污,准确地讲,是往绸面薄敷河泥。这泼污的活儿最有讲究。首先,淤泥得是珠三角一带水乡特有的河泥,且没被现代工业、生活污染过。现在,只有佛山顺德的伦教,才有正宗无污染的河泥;第二,只能往绸面的单面敷泥,绝对不可以弄污另一面;第三,这敷污的时间,必定是黑夜天亮前,避开阳光照射,让薯莨中的单宁与河泥中的高价铁离子发生化学反应,使绸面变成黑、褐色,而未敷泥的一面,仍然保持染晒而成的茶色或棕色。

染后准备送去曝晒摄影/友贞女

送去晒场 摄影/友贞女

收摊的香云纱布匹 摄影/友贞女

我去基地的时候,正是风和日丽的早上,也正好赶上,工人用小斗车拖着过河泥后洗水的绸布,送去草地摊雾。小斗车经过时,车里的湿绸布散发出浓烈的淤泥的气味,极芬芳又极恶臭——那一刻,我的嗅觉,竟是如此强烈如此真切又如此矛盾暧昧:香即是臭,臭即是香。这令我想起《心经》的经句“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宇宙间的本性道体,莫非正在这又香又臭不香不臭又净又垢不净不垢的淤泥中?

都说莲花出污泥而不染,可香云纱,这雅洁高贵稀有之物,是数度反复的又污又染,较之莲花,有过之而无不及。

晒莨 摄影/友贞女

反复晒莨 摄影/友贞女

产销游

被保护的河涌 摄影/友贞女

香云纱,是丝织物,却不是普通的丝织物,纯天然重污染,工序复杂,产量很低,对地域与天气的要求,近乎苛刻。现在唯一合格的产地,是珠三角佛山顺德的伦教——保护唯一未被污染的伦教河道淤泥,是何等紧急重要。应运而生的伦教香云纱文化遗产保护基地,以原成艺晒莨厂的晒场为基础,集产、销、游一体旅游文化主体公园,抢救性地再现已有500多年历史的香云纱染整技艺,并专设香云纱高档服饰展销大厅,还落成传播香云纱文化的文昌阁,又特开发了桑蚕养植园和花海。

摄影/友贞女

在当今物资泛滥的时代,似乎有钱就可任性,可香云纱,并非有钱任性就能大批量生产,并非有钱任性就能唾手可得,它更多的不是服饰功能,而是文化传承。香云纱,染整工艺如此繁复,靠天吃饭如此苛刻,品质如此高贵,产量如此低下,被授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至实归。

摄影/友贞女

过河泥用的避光棚摄影/友贞女

收摊摄影/友贞女

来产销游一体化的香云纱文化遗产保护基地,不单一个“游”字,也不单一个“买”字,还有一个“学”字,更有一个“悟”字——那么雅洁高贵稀有的香云纱,饱含劳动者的汗水与智慧不说,出品过程的追阳避光反复污染,恰似“非遗”里的一朵莲花——问世间,何谓净何谓垢?何谓香何谓臭?何谓贵何谓贱?何谓美何谓丑?一切唯心所造,时也、位也、名也、色也、性也、空也,悟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