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后藏巡游记

时间:2016-12-15 09:53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老驴们都说,“不走寻常路,只爱陌生人”。虽然是摩托车菜鸟,可我决意“任性”一把。这次线路是从拉萨出发,依次经过曲水、浪卡子、江孜、康玛、日喀则、萨迦、拉孜、谢通门,最终回到拉萨。单是罗列地名可能枯燥,不过,那些藏于深闺,在传统旅游攻略上看不到的深山古寺、抗战遗址、硕大废墟、茫普温泉……还是让骑完全程的我有了“得瑟”的资本。

骑行在“野牦牛哭泣的地方”,仲拉山口。

锡朱林寺的传奇

乃宁曲德寺的古代壁画。

三月的藏地,充满肃杀之气。苍茫的山下,碧绿的拉萨河向前蜿蜒,那些外表艳丽的候鸟即将度过冬季,飞向下一个栖息地。虽然阳光明媚,穿着冲锋衣裤,骑了不到半小时,身上的热量还是慢慢被风一丝丝抽干,只能减速而行。控制油门,与散热速度达成平衡,这是全程中的主导。

七十公里,费时约两小时,我们到了行程中的第一个“景点”——贡嘎县的锡朱林寺。它坐落在雅鲁藏布江边的一个陡坡上。在拉萨通往贡嘎机场的“二桥一洞”没有开通之前,所有到机场的车辆都要从锡朱林寺下面的公路通过,可见其位置的重要。

说到锡朱林寺的主供佛“黑烟班丹拉姆”,人们相传,“那可是守护拉萨市的护法女神的唯一真身肉身,近一千年了,她的头发还在长”,参观时,一个汉语十分出色的喇嘛,带我们去看“黑烟班丹拉姆殿”。殿堂十分不起眼,传说中的女神像个小女孩,安放在玻璃罩里面,由于被烟火熏过,所以肤色偏黑。外面全是信徒们敬供的小饰品,多以手镯为主。

走出锡朱林寺,向下望,雅鲁藏布被江中的沙丘分成条条细流,缓慢向前流淌。古老的历史与传说,在人们千年传唱中,蓄积了越来越多的外来元素,这可能是朋友说“西藏是一个充满神灵与鬼怪之地”的原因吧。

英雄之城

下了锡朱林寺,公路经过曲水大桥边上的水葬台后,开始向上盘旋爬岗巴拉山了。黑色的路面,像一条大蛇,在岗巴拉褐黄色巨大的山体里,从海拔3600 米一直弯曲到4900 米。刚才还表现不错的摩托车,随着海拔的提升,慢慢开始“消极怠工”,无论油门加多大,它还是以稳中有降的时速向前行进。

过了经幡飘动的岗巴拉山口,圣湖羊卓雍措一览无余地展现在眼前。低矮的云层压在湖面上,而湖头的宁金抗沙雪山,却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顶着湖边的狂风,冒着冰雹,哆哆嗦嗦向前骑行,无暇欣赏圣湖美景。骑到浪卡子县城,整个人像一根冻住了的冰棍。在一家拉面馆停下来,费力支好车架,然后在拉面馆门前跳“僵尸舞”,以活动全身关节。

在拉面馆吃了热乎乎的拉面后,身体才慢慢恢复热度。顾不上休息,就往英雄城江孜前行。从浪卡子到江孜县之间,横亘着著名的宁金抗沙雪山,它一边向羊湖提供大量水分,让内陆湖羊湖的水分蒸发量与输入量达到天然的平衡,另一边,向西藏三大粮仓之一的年楚河流域流淌源源不断的“甘露”,从而被誉为后藏的“父亲山”。从浪卡子到宁金抗沙雪的卡若拉山口,由于海拔高度的提升,比爬岗巴拉山还艰难。天阴沉沉的,实在是太冻了,取消行程的想法一直在脑中挣扎,最后,理智占了上风,终于艰难翻过了卡若拉山口。卡若拉冰川就在公路边上,巨大的冰舌近年来由于气候变化,慢慢向上退缩,近几年消融的速度有加快之势。

卡若拉冰川到江孜,海拔从5400 米一直下降到4020 米。从卡若拉冰川下山后,阳光很照顾,一直照耀着我们。可能是阳光的原因,半途中的满拉水库比羊湖感觉更神圣,绿的,蓝的,浅绿,浅蓝,深蓝,水蓝……各种不同的色彩,以清澈的水面为底板,大肆涂抹,像抽象派的画作,充满写意。

江孜的主街道叫英雄路,英雄路的终点就是英雄们浴血奋战的地方,江孜的最高建筑宗山。1904 年的3 月,入侵西藏的英军对战略要地江孜进行围攻。西藏各地的藏军、僧兵、差民向江孜集结,凭借宗山城堡坚固的防御工事,利用土枪、土炮、滚木、飞蝗石等原始武器,重创侵略者。英军切断水源,最后藏军弹尽粮绝,与英军展开白刃战,不少不愿投降的藏军跳崖身亡。

白居寺十万佛塔。

宗山后面是著名的藏传佛教寺院白居寺。在宗山保卫战中,白居寺僧人通过宗山背面的悬崖给藏军送去弹药。然而,这条重要的给养线,不久后被英军用机枪封锁。攻下宗山后,英军对白居寺大肆洗劫,寺内措钦大殿供奉着一尊8 米高的鎏金强巴佛铜像,英国人认为鎏金佛像是纯金制造,费尽力气凿下一块,等运到印度后才发现是铜质的。如今的白居寺,还是以精美的壁画与雕塑,吸引了来自全世界的游客,其中也包括英国人。

乃宁曲德寺擦酥油灯的僧人。

参观宗山广场与白居寺后,另一个抗英基地,建于吐蕃时期的千年古乃宁曲德寺,是我们的下一个目标。那里离江孜只有十公里的路程,位于康玛县境内。乃宁曲德寺大门躲在一道厚厚的影门下,整个寺院外面围绕着一圈围墙,高约五米,厚达二米,墙上能行人跑马。1904 年,为了保卫江孜,藏军与寺内的喇嘛正是凭借着这高大厚实的围墙英勇阻击了英军的进攻。庙墙和门上,子弹留下的痕迹依旧清晰可见,而当年被英军烧毁的五层经堂的血红色的断壁残垣也默默地伫立着。在那场战斗中,乃宁曲德寺有44 名喇嘛牺牲,后来寺庙将尸骨骨灰集中起来,修了一座土旺佛像,以永远拜祭。当时的西藏地方政府,在战后为了表彰寺内喇嘛们的英勇,特意花巨资重新修建了大经堂,也是现在最壮观的建筑。

回程直奔江孜紫金寺,而不在江孜停留。关注紫金寺是因为它是一个被遗忘了的英雄寺院。它位于江孜到白朗县的一座山上,十分醒目。1904 年,英军在抢劫紫金寺时,遭到僧人顽强抵抗,几十名英军士兵被杀。英军主帅荣赫鹏得知消息后,气急败坏地下令开炮。寺内40 多米高的佛经大殿和近60 个佛殿,全部坍塌,僧人全部战死。寺院广场上,喇嘛们正在向老者学习跳神舞。紫金寺的神舞已经中断很久了,寺内想恢复神舞的传统,所以喇嘛们都在卖力学习。

拖拉机救星

在日喀则市美美睡了一觉,直接往下一个目标萨迦寺骑行。日喀则到萨迦寺,除了最后的二十五公里,基本上沿着中尼公路前行。

不知是不是刚坚寺的护法神给我们的惩罚,当一听说参观这个寺院要门票三十五“大洋”后,我们“义不容辞”转身离去。可就在开出寺院不到一公里时,发动机壳内的链条掉了,只好推着车来到最近的村——生马村,问了生马村的村民,没有找到拆发动机壳的内六角工具。倒腾两个多小时后,村长抛下一句话,要么回头到日喀则去修,要么推到前面二十五公里的吉定镇去修,我们无能为力了。

为我拖摩托车的拖拉机和司机。

半个小时后,我们拦下的第一辆拖拉机,就是要经过吉定镇的。拖拉机上码满了木条,可能是运回去建房子。满满的木条上面,还装了无数的行李与五个大人。与拖拉机手谈好价格后,他利索地把绑在木条的绳索解下大约十五米,也不管木条是否会散架,把一头捆在摩托车的前。一切准备好,拖拉机谨慎地向前移动了一下,我小心掌控着摩托车方向,尽可能适应拖拉机的力度与被动转向的感觉。

拖拉机一路停停走走,二十五公里的路程,足足走了三个小时。拖拉机手把我们带到了一家熟悉的店辅后就离开了。老板是青海人,年纪不大,可技术不错,原来发动机旁的链条传动盘磨损太多,扣不住链条;发动机熄火,工作后温度高,是因为机油已经消耗干净。“没有机油的摩托车能翻过两座近五千米的山口,发动机还不拉缸,这是一个奇迹。要骑摩托车出行,就要善待它,经常性保养与检查还是必须要做的。”老板的一番话说得我面红耳赤。

从吉定镇出发,翻越海拔约为4500 米的尤弄拉山口,再往前骑30 多公里,就到了著名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之一萨迦派的祖寺——萨迦寺。它分为南寺与北寺。萨迦北寺由贡觉杰布初创于1073 年,现已成为大片的废墟。保存完好的南寺,系八思巴于1268年扩建而成。南寺最特别的是它碉堡似的寺院格局:女儿墙上有垛口,四角有碉楼;甚至还有护城河的痕迹,说明它在历史上兼有军事用途。紫红色的城墙上,涂有黑白两色的竖道,这是萨迦派的重要标志:紫红色象征文殊菩萨,黑色象征金刚护法神,白色则象征观音菩萨。三色如花,萨迦派故又被称为“花教”。

琼堆寺

第二天早起,沿着古老的转经道,参观正在慢慢恢复的萨迦北寺。站在北寺下看,萨迦县城坐落在一个狭小的河谷盆地内,萨迦南寺几乎占了县城五分之二的地盘。史书中说,在元代,西藏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就在这块狭窄的盆地内,好像萨迦县没有承受这个中心的能力。不过,萨迦南寺保留下的元代文物之丰富,在西藏应没有其他寺院能与之比拟。

壁画上的旧时白居寺。

参观完萨迦寺,我们直奔琼堆寺而去。途中要翻越海拔4900 米的仲拉山口,在藏语里意为“野牦牛哭泣的山口”。传说当年修建萨迦寺时,从陈塘搬运大柱子的野牦牛经过这里实在太辛苦,在这山顶上流下了眼泪。如今萨迦寺的大经堂内,还能看到这根大柱子。在萨迦寺的壁画中,还能找到反映这情形的壁画。

琼堆寺建在一个突兀隆起的大土堆上,西南两边邻河,东北两面是深深的壕沟。壕沟一侧是平整的农田,农户们正在用马匹犁田。到寺院里,有很多入口,随意拐进一个入口,却无意拐进琼堆寺的最低处。在那儿,一小块平地之上,建有六座高大的佛塔。左手是高约十米的陡壁,边上耸立着宽厚坚实,布满了小窟窿的土墙,东面与南面形制类似,也是陡壁上建着土墙,不过在陡壁上,还开凿有一些石窟,石窟里面被烟火熏得漆黑。北面是几道高约七八米的残壁,西面与西南面各有一条小道通向大废墟。

上到琼堆寺废墟中间,满眼望去,残垣断壁,一片苍凉。废墟内依稀有小道通向各处,有的道路在寺院上穿行,而有的小道,则是向下挖一米多深,再向前延伸,两侧有通向寺院的台阶。废墟的西北角有一个壮观的建筑,二道高大的墙体相互环绕,形成一个“回”字形的形制。在回字形里圈内侧东壁,还残存着一点卷草纹与上师像图案的壁画。回到拉萨后请教专家,据说是十五世纪以前的艺术作品。

茫普温泉

到达拉孜县已是晚上七点半,攻略说茫普温泉距拉孜县只有区区十五公里,在八点半天黑前我们应能轻松赶到吧。茫普温泉在拉孜县城左侧的一个山谷里,有了主方向,我们却在一个貌似正确的入口处迷了路。天色愈见发黑,我们的问路对象从路人转向在夜里出来给农田放水的农民、以黑暗为掩饰的恋人、村庄酒馆喝酒的人们,但通向幸福温泉的道路,在夜色下更加的迷离。气温慢慢地降到了零度以下,路上开始结冰。骑到一个村庄,前面又有一个岔路口,我家“领导”走到村里去问路。

“领导”带回一个不幸的消息,虽然这里离温泉徒步只需半小时的时间,骑摩托车所需的时间会更短,但有三个难题要克服:一是前面还有岔路口;二是温泉内没有客栈,没有小买部,也没有电;三是到温泉的路沿着一条溪水上溯,路面常被水淹,以现在的气温,很多路面会结有厚冰,肯定会摔跤。但是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我们能住在这户人家中。

主人不在家,主妇汉语不错,亲自下楼帮我们搬行李,然后拿来糌粑,提来开水,嘘寒问暖的。她带来的温暖,让在摩托车上冻得直打哆嗦的我们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晚上我与领导各自抱着一条睡袋,挤在一张宽不到一米的床上,虽然外面温度至少零下五度以下,可我睡到半夜醒来后,发现太热,全身被捂出了一身汗。

早上起来,收拾好行李,问好详细路线,出发。过了大家说的“大桥”,拐入一个峡谷,从那起就只有一条路了。山势陡峭险峻,山体颜色变化多端,偶尔蹿出来的山鸡野雉或岩羊狐狸,让我们激动了一番。而随处可见的城堡遗址、寺院、石窟、山洞,静静地向你诉说这里曾经拥有过的辉煌。据《卫藏道场胜迹录》载,这一带曾经有过数处寺院与13 处大山洞。只是因为没有向导带路,所以不能去细细的瞻仰。

温泉位于秋古村南面的山腰上,海拔4600 米,远远望去,烟雾缭绕,经幡飘动。从山涧下面向上爬,十分钟就能走到温泉。温泉边上盖了几间石砌的藏式平房,住着从各地来这里治病的人。温泉由两个各约15 平米的人工水池组成,两小池中间有一个小洞窗相连。其上有五个泉眼,从石缝中涌出。这五个泉眼用藏汉两种文字分别标示出此泉的功效:治胃疾泉水,治神经系统泉水,治鼻窦炎泉水,治肾疾泉水,治眼疾泉水。

我有严重的鼻窦炎,见有治它的泉水,迫不及待就要脱衣下水,一个慈祥的藏族老太太从房内走出来,说着流利的普通话,把我制止了:“这里海拔很高,先到我家里喝点酥油茶,休息一下,这样对身体更有好处的。”喝完酥油茶,我们下了温泉。水池不深,但人体浸入水中,会感到有一股强大的浮力。每个泉眼都试过,感觉泉水的粘度、热度与水流量都是不一样的。也不知道泉眼上写的功效是否灵验,反正就一个原则,多泡就好。

觉囊寺怀古

给觉囊大佛塔供水的阿尼。

觉囊寺在平措林寺背后的一座山沟内,拉孜县城的指示牌说:“到平措林寺三十公里”。可是这三十公里的沙土路,我们骑了三个多小时才到。回去一查地图,原来是指示牌标错了,应是六十公里。从拉孜到平措林寺的公路,其本上沿着雅鲁雅布江而下溯,虽是古代重要的交通要道,如今已冷清少许。

到平措林寺之前,必须从一座沙山下经过。从雅江两岸各个方位吹来的沙尘,被这座沙山阻挡,使得近在咫尺的平措林寺与觉囊寺免受沙尘的侵袭。平措林寺与平措林乡隔江相望,海拔4100 米,在十五世纪初由觉囊派的大学者多罗那他主持修筑,当时是觉囊寺的一个属寺。到了五世达赖喇嘛执政时,改宗格鲁派。文革时期,寺内遭到破坏,所幸集会正殿被征用为粮库,好心人将大殿四壁精美的壁画刷上了一层石灰掩盖,加之堆满了粮食,殿堂和壁画才得以幸存。

骑到寺院门口,一群喇嘛正在门前台阶聊天。为首的一位中年男子,操着流利的汉语与我们聊起了天。在他的安排下,我们免费住进了专为接待朝圣者带小花园的小房。房内,摆着一本书,里面第二页就是他的大头照。原来他是西藏仅有的摸顶摸出来的活佛,大家都尊称他为多罗活佛。多罗活佛原先只是平措林寺一个普通喇嘛,一次法会上,接受十世班禅大师的摸顶,被十世班禅大师认出是转世活佛,随后亲自封他为多罗活佛。从凡僧到万人之上的活佛,只在一瞬间,这可能是西藏才能有的传奇吧。

若说多罗活佛的认证是一出喜剧,而觉囊寺的兴衰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悲剧。它建于14 世纪初期,最兴旺的时候有二万余僧人,而如今,看守它的只有对面尼姑寺的尼姑。“觉囊寺内一个人也没有,要去参观它,先到对面的尼姑寺找人开门”,平措林寺的僧人如是云。

第二天一早,独自一人骑车去了觉囊寺。土路宽约二米,基本上是以前的青石台阶古道,幸好台阶不是太陡,还是勉强能够通行的。尼姑寺也是在原址新建起来的一座小寺院,其规模不如原先的十分之一。找到管觉囊寺钥匙的尼姑,说明来意,她二话不说,背着一个空水桶带着我去参观。她在山下一个被赭红色石头围绕的泉眼里,把水桶打满,那是供奉觉囊寺诸佛的圣水。

虽然半路上就已看到了觉囊寺的通卓钦摩大佛塔,不过当我站在它面前,还是感到十分震撼。它高约三十米,下大上小,逐层收分,气势恢弘,雄伟壮观,据说有108 个门与108 个殿堂。每层楼外都有一圈走廊、护栏,参观者能盘旋而上,直至顶层。佛塔里面的壁画与塑像基本是新近制成,只有不到五平米建塔时而绘成的老壁画。塔的西侧与北侧是大片废墟,那是觉囊寺原先的建筑。在没有被毁之前,佛塔与它们融为一体,寺中有塔,塔中藏寺,应是寺塔完美结合的建筑典范。

觉囊寺的命运与平措林寺一样,在五世达赖喇嘛的时候,被改宗格鲁派,也在文革中惨遭破坏。上世纪八十年代,党和政府拨专款对该寺进行了修复。

完满的结束

扎西格培寺的石琴。

平措林寺到谢通门县只有三十公里,路况不错,早就听说谢通门县有个号称“西藏最奢侈”的温泉,所以恨不得马上骑到那温泉,好好感受一下。可当我看到路上指向扎西格培寺的路牌后,立马改变主意,摩托车转向寺院驶去。千年古刹在西藏随处见,但扎西格培寺的一位转世活佛极为特殊。当年,西藏政府寻访到三名十世班禅大师的候选转世灵童,在大昭寺的“金瓶掣签”仪式上,未中选的一名候选转世灵童阿旺南追,就是被扎西格培寺迎去做了该寺的活佛。今年,当年的候选灵童现年二十岁了吧,能在此寺一睹他的风采吗?

扎西格培寺鲜有游客来访,遇见的人们都对我们十分好奇,尤其是我们手中的单反相机。大家的汉语水平与我的藏语水平在同一个高度,所以想朝觐阿旺南追活佛的意愿一直不能为对方理解。在寺院中参观时,喇嘛特意带我们去敲打西藏少见的木琴。一根长长的木条,敲打不同部位,就能发出不一样的音律,弹奏出一首完整的歌曲。看到喇嘛的表演后,我们也上去敲打,可敲出来的全是杂音,让众喇嘛哈哈大笑。

正要出寺院的时,看到大门边上的小房内,有个青年人正在画祈福用的法瓶。画好的法瓶装上特定的物品,经寺院念经开光后,能护佑人们风调雨顺,幸福美满。青年人汉语不错,问及阿旺南追活佛时,他说,活佛现在扎什伦布寺学经,没有在寺院内。

于是,带着全程唯一的遗憾,向谢通门奔去,这里有西藏最奢侈的温泉。说它奢侈,是指那里有个西藏少见的游泳池,池内的水全是长流不断的温泉水。据说这水里面有10多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具有防治风湿、皮肤病、关节炎等功效。

温泉在卡嘎镇,离谢通门县不到五公里。服务员向我们介绍,这里还有住宿,每个房间内都有用小鹅卵石辅就的小池,那里也是不间断提供温泉水的。没有选择,也不用选择,当然是在这里住下了。晚上醒来想看电视,发现室内的大电视能亮屏,可没有一个频道有声音或图像。问服务员,她很直截了当地回答说,我们的电视就是用来做摆设的,收不到任何一个节目。当然,这种情况现在可能已经改变。

但在回拉萨的路上,我一直想着服务员的话,电视的功能是用来收看节目还是做摆设?我知道摩托车是用来骑的,再破的车,只要你有兴趣,都能进行一次完美的“逍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