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天堂寨 在皖鄂交界之处呼唤爱

时间:2016-12-13 08:01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出发来安徽的前几天,周遭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心情不好,和他也闹矛盾了。我想,我还是太不懂体贴,他平时工作其实真的非常累,而我只知道向他发脾气。所以我决定要到他生活的地方看看,感受一下他平日的工作。

安徽六安之行,最后一站是天堂寨。

天堂寨算是这几天来最为轻松的一站,要走的山路不多,还有缆车,只是前几天都在爬山,平日运动本来就很少的我,腿脚酸疼,加上气温又降低了几度,爬起来还是有点不舒服。我忍不住跟闺蜜们说,以后再也不敢去安徽的山了,太太太累了。她们说,这种刻苦耐劳的路线,完全不符合我以往的作风。

然而我知道,如果没有此行,也许我和他也就重回陌生。

天堂寨,位于安徽省金寨县与湖北省罗田县交界的地区,有“华东最后一片原始森林、植物的王国、花的海洋”的美称。

天堂寨这个地方,名字也许还不为人熟知,但其实那是大别山的第二高峰,嗯就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大别山。大别山山脉西接桐柏山,东延为天柱山、张八岭,西段作西北—东南走向,东段作东北—西南走向。一般海拔500~800米,山地主要部分海拔1500米左右,为淮河和长江的分水岭。从安徽境内进入天堂寨,进入景区后可以换乘接驳巴士。巴士才到半山,远远看到上上之字形的栈道,看着我就有点腿软。还好导游说,我们不用爬这里,可以直接到缆车,乘缆车前往顶峰。

然而在到缆车站之前,还是要自己走一段木栈道。栈道沿着山涧瀑布群修建,初冬季节瀑布水量不大,走在边上还是有些许寒意。

栈道上遇到几位挑山工,闲聊了几句,听他们说,原来走一趟也就百余元,一天可以走三四趟。他们说着,脸上似乎有着一丝欢喜。也许比起农耕来说,挑山的收入还是相对不错的。刚听着的时候,我头脑简单地算算,哇,一个月还有一万多呢。可是,当我看到他们因为长年负重走山路,驼着背,腿都压弯了,方觉得这份收入,远远不止是我们听说回来的一个数字。

半路上看到一块大石头,下面摆着很多木枝,开始我还以为是收集放在一起好运下山作柴,后来才听说原来时为了撑着石头。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看到了几个小房子,就到了索道站。

索道全长1500米,上下站相对高差450米,跨三山飞两涧,是全国少有的三叠波折、爬坡角度较大的索道。全程大概需要二十五分钟。中间一段,风大时车厢有点晃,要说一点儿都不害怕,也是假的。当想想如果没有这缆车,我一定登不上顶峰吧。

缆车出来,就差不多到顶峰了。之力竖着一块皖鄂交界地的界碑,同时这也是长江淮河风水岭的界碑,只是因为刻字的一面就在悬崖,很多人都找不到哦。

登高望远,站在这里,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天特别蓝,放眼望去,几乎全是绵延的山脉,层峦叠嶂,零星的平地上,有几方农田民居。

山峰上有几处看着特别有意思,因而被赐名了马头峰、将军岩等,看着真有几分神似。

再往前走,还有一条山径,听说翻过去就是湖北,可以从那边下山。我坐在石头上偷懒不想继续走了,揉揉这几天因为爬山而酸疼的小腿,想想我才是走了这么一点山路,就已经累得不行了,而我的他平日里几乎每次出差,就是要扛着沉重的设备,走那些甚至连防护铁锁都没有的险山峻岭。但我却一点也不知道这些,每一次他回家时想必已经累得不想动,我还像小孩子一样跟他吵闹。想到这里我给他打了电话,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他说,回来吧,我在家里等你。

大概是心情变好了,忽然就感到有点饿了。于是赶紧下山,品尝一下传说中的天堂寨吊锅。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劳动人民也创造了一种独特餐饮方式——吊锅。在漫长的冬季里,山民们一边在火塘边取暖,一边在桁条上悬一个可以上下升降自如的木质滑杆,下吊一铁锅,烧熟的荤菜,再加上垫锅素菜分别倒进锅内,旁边再配上橡豆腐、红豆腐、泡菜等。

想想革命先烈挺进大别山的时候,吃的都是皮带和树皮,而我们现在爬爬山,还能吃上吊锅,现在的日子啊,还真的是幸福,真该好好珍惜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