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嵩峰情人谷 冬阳里一支粉荷的等待

时间:2016-12-02 00:09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十几人坐着大巴早早从市区出发,赶往情人谷参加开谷大典。蜿蜒的山路还是延误了我们的行程,当我们到达情人谷时,典礼已经结束,幸亏广丰本地的两位姐妹提前赶到,才减少了我们对谷主的歉意。
盛装的谷主夫人红梅身着绣有红梅图案的黑色礼服远远地迎来,暖暖的冬阳里,她犹如盛开在原野的一朵红梅,散发着盈盈暗香。涓涓溪流,重叠远山都逊色在她的一颦一笑中。
因为红梅的缘故,我们神往情人谷许久,一直都在期待踏入开满玫瑰的伊甸园。

情人谷入口处摄影琦玲

当寻寻觅觅的玫瑰园,以一道道朴实的竹篱笆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没有想象中的娇艳,没有幻想里的芬芳。在大家略显失望的眼神里,我却欣欣然拉开了玫瑰花园的栅栏。
历经风霜的玫瑰园,成片的褐紫色,霜染的枝叶不再翠绿,苍绿里溢满绛红。几朵零星的艳红在清冷冷的寒风里静默,俯身轻抚,虽然不及春风里的娇嫩,但依然不失她的华贵,纵使寒风瑟瑟,她依旧不减“芳菲移自越王台”的霸气!斑斑点点的沧桑,落在如娟似锦的花瓣上宛若美人泪滴。
透过镜头的深红,我仿佛又闻到了酒香。中秋诗会红梅带来的玫瑰酒,就是这满园的玫瑰所酿吧。那个没有桂香的夜晚,因为玫瑰我们沉浸浓郁;那个没有月光的中秋,因为红梅我们沉淫清婉。
东坡居士曾经将玫瑰“折来喜作新年看,忘却今晨是季冬”。从来都不舍折下花枝的我,唯有用镜头将她们珍藏。

情人谷玫瑰园里的玫瑰 摄影 琦玲

情人谷玫瑰园里的玫瑰 摄影 琦玲

穿行玫瑰花田,外衣不时被玫瑰刺亲吻。就在我小心翼翼地和玫瑰作别时,田埂上一抹青绿里散落的粉紫吸引了我。蹲下身,几乎贴近地面我才能看清楚她羞涩的容颜,怒放的,嫩蕊摇黄;含苞的,娇羞欲语。一股莫名的惊喜,一抹油然而生的怜惜,让我久久地凝视她,我叫不出她的名字,但我知道,我的花卉集里,一定又多了个伙伴。
她们低微,生长在泥土中,常常被人踩在脚下,但她们却兀自绽放,为了她的美丽我们必须低下高昂的头。
她们弱小,却勇敢地迎着萧萧寒风,盎然地和玫瑰并立!

情人谷玫瑰园里的小野花摄影 琦玲

山菊黄灿灿地开在岩石上,一丛丛,一簇簇地,我们只能远观。一群水鸭,欢快地追逐在绿莹莹的溪水里,他们"嘎、嘎"地炫耀着亲近山菊的快乐。

情人谷水鸭戏水摄影琦玲

情人谷里的情侣鸭 摄影琦玲

盛夏的荷池,还在记忆深处,情人谷的残荷唤起了曾经绝色的回味。眼前只剩菡萏香销翠叶残,早已没了芙蓉向脸两边开的景象。西风愁起绿波间,令一代帝王仰天长叹"多少泪珠何限恨,倚栏干。"

情人谷残荷摄影琦玲

正当我们感伤荷香依稀辨 ,残影已满塘时,荷塘中央 一支粉荷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红梅告诉我这支荷花叫"等待"。从夏等到秋,从秋等到冬,她坚守着心中的爱,等待着有情人的到来!哪怕有枯萎的一天,也绝不为不懂她的人盛开!
望着红梅满满幸福的笑脸,我知道,在情人谷她等到了属于她的盛开季!
在我们直视下的粉荷娇羞地低下了头,依然选择孤独地守望着她的采荷人。我好想借问清风,你可知道红莲落故衣里藏着多少动人的故事!

情人谷冬日里等待中的粉荷摄影 琦玲

情人谷残荷摄影琦玲

嵩峰数年前曾经来过,因"出双山,望六石,六石磊磊。"的绝对,而记忆深刻。来到情人谷方知这里就隶属嵩峰乡。嵩峰乡让我难忘的除了素有赣东北"一洞天"之美誉的六石岩,还有号称“中华第一民宅”的十都王家大院,而今又多了这样一座可以寄情山水的情人谷。嵩峰,让我有了住下来,沉进去的冲动!

情人谷猢狲石 摄影 琦玲

迷恋情人谷的三清女子摄影琦玲

少谷主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眉宇间的英气透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成熟,大伙喜欢亲切称他"小温总"。在一路引导我们参观情人谷的时候,他侃侃而谈。谈情人谷现在的规模,谈情人谷未来的发展,休闲农庄、静心谷、吊挂式木屋、竹林音乐吧.....张张蓝图串起年轻人的梦想,犹如湖面上折射的光晕,五彩缤纷。

情人谷鸳鸯湖 摄影 琦玲

情人谷鸳鸯湖畔摄影 琦玲

站在鸳鸯湖畔,浅浅的河床露出水面,弯弯的皱纹在岁月的角落里悄悄衍生。岁月无痕,沧桑有迹!碧蓝蓝的湖水在明晃晃的光影里像一只万花筒将所有的一切收藏,无论你属于青翠还是斑斓。
灿烂的阳光下,我在想,雨后的清晨这里该会是怎样一副水墨画!

情人谷鸳鸯湖畔摄影 琦玲

情人谷鸳鸯湖畔的月老树 摄影 琦玲

情人谷山间小径 摄影爱玉 出境琦玲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情人谷便是一个智者、仁者都向往之处。当你累了,倦了,你可以在静心谷择一卷书,煮一壶茶,天天看云卷云舒,年年赏花开花落。

情人谷隘口摄影琦玲

情人谷一角摄影爱玉出镜琦玲

漫步情人谷的枫树林,便徜徉在光影的剪辑里。江南的枫叶似乎比北方的娇贵,没等到红遍满山就已经凋零。光影里斑驳的枫叶,令我不禁有些想念本溪的红枫了。

情人谷初冬的枫叶 摄影琦玲

情人谷枫树林 摄影琦玲

片片枫叶在美丽来临之前飘落,是风的错还是树的过失?我无从知道。看着他们简简单单地铺满树底,零落地躺在交错重叠的光影里,我找寻到了本溪枫叶不曾拥有的美丽。如果说红枫的美是一种极致,那么落叶的美就是一抹真实!
好比人生,眼前的,不过一片光和影;留下的,不过一段纠与缠。再美的红枫依然会有飘零的瞬间,执念若放,天地不过水闲月朗。
不由地又想起了等待中的粉荷,坚守或许也是一种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