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匡庐奇秀,甲于天下

时间:2016-11-26 08:44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山以人名,人以山显。提及庐山,人们想到的关键字无非就是雄、奇、险、秀,但真正触发记忆点的还是那些脍炙人口的千古名篇。

一生好入名山游的李白,无疑是最具庐山情结的大诗人,曾五次游览庐山,留下数篇口碑载道的诗作,一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道尽了庐山瀑布之壮美,也给后人留下了无尽的遐想;北宋文坛领袖苏轼另辟蹊径,一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便将主旨带到了哲理的高度,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让人回味无穷;而白居易写下中国园林学的奠基之作《庐山草堂记》,开篇第一句“匡庐奇秀,甲天下山”就发出了诗人最强音,由此奠定了后世评价庐山的基调。

对于这些古代大V们的一致好评,我一直有个小小的疑惑:庐山,真有这么美吗?
不管如何,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揭晓答案。

如琴湖

以牯岭镇为起点,沿环山路下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方波光粼粼的湖泊,因湖形如琴,故而被称作如琴湖。

如果要用诗句来形容眼前的美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无疑是最贴切的,只见青山如黛,水平如镜,湖光山色,相映成趣,再加上一直下着绵绵细雨,雾气迷蒙,山峦间仿佛披上了一层轻纱,朦胧而又梦幻,恍若仙境。

锦绣谷

庐山的美显然是一脉相通的,从山顶到山腰再到山谷,虽然高低不同,却都透着一股令人沉醉的美。

昔年,王安石途径锦绣谷时,就曾即兴赋诗一首:“还家一笑即芳晨,好与名山作主人。邂逅五湖乘兴往,相邀锦绣谷中春。”

锦绣谷毗邻花径,由大林峰与天池山交汇而成,据说是晋代名僧慧远采撷草卉之处,因四时花繁,灿若锦绣,故而得名。

备受瞩目的是,谷中有一块嶙峋峭立的巨石,仿佛一座悬空的石桥,传说乃是金龙所化,救了当时正在逃亡的朱元璋一命。此说虽然荒诞不经,但无疑为这座“天桥”平添几分神秘的色彩。

仙人洞

由于是下雨天,地面又湿又滑,而且斗折蛇行,所以必须格外小心。顺着石道逶迤而行,忽见崖壁间一岩洞豁然中开,高逾两丈,石壁斑驳陈旧,布满岁月的痕迹,便是传说中吕洞宾修炼成仙的地方——仙人洞。

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仙人洞本身就是一处洞天福地,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再加上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坐镇,想默默无闻都难!

花径

同样赫赫有名的,便是被誉为“匡庐第一境”的花径,这一切都得归功于白居易当年写下的一首《大林寺桃花》:“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诗中的意象与此地的美景相结合,不经意间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让人更加心旷神怡,宠辱皆忘。

稍显遗憾的是,此时大雾弥天,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清园内的全貌,只能管中窥豹,自行脑补花径之美。

庐山恋电影院

到了庐山,又怎能不进庐山恋电影院,看一场纯美的《庐山恋》呢?

正如同美好的风景一样,美好的影片也是永远不会过时的,《庐山恋》于上世纪80年代上映,时隔多年,那份纯真而美好的爱情,依旧能触动每一位观众的心,并打破了多项世界吉尼斯纪录,可谓中国电影史上的一个永远的传奇。如今能在这家满载荣耀的电影院观看《庐山恋》,也算是圆了心中的一个夙愿。

牯岭街

当然,在牯岭镇逛夜市也是一次新奇的体验,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餐厅、超市、电影院、图书馆、酒吧、咖啡屋、茶楼、KTV、足浴店等等一应俱全,就好像处在闹市之中,而不是庐山之上。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被云雾迷了双眼。踏雨而歌,逆风而行,在茫茫大雾中穿梭山林,于山上看电影,逛夜市,赏夜景,仿佛身在云端,不似尘世中人。

庐山会议旧址

徒步走完西线,再次挑战东线,沿着河西路下行,首先抵达庐山会议旧址,因为时间尚早的缘故,该景区并未开放,只能隔着护栏,观赏着这一幢民国时期的建筑,透过一幕幕历史风云,遥想它当年的风采。

毛泽东诗碑园

毛泽东诗碑园毗邻芦林湖,其中镌刻着毛泽东的手迹和诗词,正是为纪念毛泽东同志一百年诞辰而建,整个诗碑园置于青峰秀峦之中,环境清幽,诗意盎然。

芦林湖

也许是暗示效应的魔力,越是中意一样事物,就会越看越美,即便是走在林荫小道上,静静地看着两侧的树木,都觉得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尤其是途径芦林湖时,四周群山环抱,绿树成荫,湖水洁净清澈,如同美玉一般镶嵌在秀谷之中,在云雾的缭绕之下,恰似一幅流动的水墨画,美得令人窒息。

含鄱口

若论人气,含鄱口处山峰、谷之枢,汇雾、霭、泉、湖之趣,完全可以角逐“最佳人气奖”;若论颜值,乍雨乍晴云出没,山雨山烟浓复浓,纵览万千,蔚为大观!

只是,老天爷似乎有意作怪,大雾弥漫,能见度极低,连近景都隐匿在一片灰蒙蒙的世界里,更别说是远眺鄱阳湖了。云雾又似乎极有耐心,始终不肯散去,除非是练就了火眼金睛,不然就无法做到一览而尽了。

植物园

临近的植物园稍微好一点,至少还能依稀见到树影。下雨天,园林搭配迷雾,画风果然奇特,可以尽情地感受着朦胧之美。

五老峰

即使如此,我也并未在迷雾中停止前行,猛志固常在,继续向山顶发起冲击。弥漫的雾,如何驱散?飘来的雨,如何拦止?卷来的风,又如何阻挡?唯有一腔热血,一心赤诚,一路向前,穿过庐山会议旧址、毛泽东同志旧居、芦林湖、含鄱口、植物园,历时约五个半小时,终于登顶五老峰,曦光乍现,风停雨歇,远眺云海,俯察乾坤!

不得不说,此处的云雾还是比较开明的,有聚有散,并非一成不变,忽而烟消云散,大地山川像变戏法似的现出原形,令人惊艳;忽而云雾骤起,峰隐湖失,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正如唐代诗人杜荀鹤所写的那样:“若看山下云深处,直是人间路不通。”

只是,第五峰有些特立独行,与其它四峰之间相隔较远,走了将近三十分钟才走到。在不同的地方赏景,自然有着不同的心情,但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庐山都是一幅浑然天成的山水画卷,山明水秀,林木葳蕤,美到了骨子里。

又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走到谷底,原本还想去三叠泉看一看,但时间已经不允许了,反正我也已经登上了峰顶,便果断选择了放弃。

此行或许留有些许遗憾,但就像朱元璋在《庐山诗》中所写的:“美景一时观不尽,天缘有份再来游。”若是有缘,自会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