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穿云海迎台风,越群峰访武功

时间:2016-11-24 09:14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2009年中国国家地理推出了“十大非著名山峰”的专题以来,武功山声名大噪。2015年的秋天,我第一次来武功山。冒雨登上金顶,雨后的武功山云雾缭绕,宛若仙境,因为路上出现了各种问题,晚上只能在半山腰扎营,第二天马马虎虎的拍了两张云海就下了山,没能完成名扬户外圈的“武功山—明月山”穿越,着实让这次旅行带上了悒悒的遗憾。

上一次登武功山的时候,因为有安福武功山景区的人陪同,更多的逛了福山武功的文化景区,体会了武功山承载的信仰之复杂,中华文化之包容确实伟大,眼看着欧亚大国为个耶路撒冷拼的你死我活,而我大中华仅用一张三教九流图便圈出一个大团圆来。

2016年,为了给国庆长线活动拉练,中秋的时候,报名参加了武功明月山的穿越活动,素来听说“南武功,北太白”,开始有点害怕自己走不下来,不过为了拉练,虽然可以住客栈,但我还是毅然选择了重装,毕竟武功山可以下撤,扎尕那只能咬牙。起点是沈子村,正值史上最大台风来袭,出发时候趁有网,看了一眼卫星云图,离赣西还远,一切跟去年一样,风不大,雾灰压压的沉,一点都没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迹象,但空气清新的很,在山脚下收拾收拾背包,向金顶开拔。

中午的时候,在半山腰要了一份饭吃,不得不佩服南方人的吃苦精神和经济头脑,武功山上几乎所有觉得需要喝口水的地方都有补给点,价格跟高档饭馆的价格相近,可乐十块、自家热米饭十五,不主动抬价和降价,俨然是一套成熟可信的商业体系。

之后便一直在怕升,头一天要从海拔800米的地方怕升到海拔接近两千多地方,按照原计划还要找营地扎营,但刚到山脊的时候,大雾悄然而至,十几米外就看不清楚人影了,要不是队友喊我,我都要跟着别的队跑了。没过多久,风来了,雨来了,但是雾没散,走了一身汗,雨衣只能保暖,我过分的信任了自己预判天气能力,雨衣压在了包底,台风袭来,一会儿雨滴变成了雹子,好在山顶上客栈比较多,找个客栈要了一碗十五块钱的泡面,吃了暖暖身子,解决了身体失温的危险。

抵达金顶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四下漆黑一片,满地泥泞,扎营是不可能了。这个中秋来的人不少,山顶的客栈全满,没有办法,五十块钱在人家吃饭的门厅打了个地铺。夜里风雨大作,彷佛西游记里的妖怪都来抓唐僧了,众多妖魔鬼怪夜行,差点掀了山顶简易板房的房顶。一夜暴雨之后,老天总算给了一个朦朦胧胧的日出,仅仅十几秒的时间,太阳又被遮了起来。武功云海向来是最被推崇的景致,但没等到大家举起相机拍照,云雾又掩了上来。

第二天以上武器基本都是走在云雾里的,跟上次的路线没有重叠,只是对面的第二高峰箕山也藏了起来,为了不拖慢进度,我们打好包,继续赶路,头一天的台风骤雨,通行的好几个队员决定下撤,从安福武功山景区出去。徒步不是一项好勇斗狠的运动,根据自身身体情况和体力参与就好,遇突发情况下撤是勇敢和明智的选择。头天遇到一个天津的兄弟,没有上到金顶就下撤了,话说回来,头一次参加户外活动,穿越武功明月山未必是好的选择。

第二天的路线中有两个非常大的坡,好汉坡和绝望坡。参加也有几年了,好汉坡爬了不少,叫距望坡的还是第一次遇到,我们是沿着山脊从上往下走,小时候一直听说下坡容易上坡难,其实不是那么一回事,四十多斤的背包,下台阶都需要登山杖撑着,更别说下这泥泞不堪的山路了,稍不留神,一脚踏空,就是一个前滚翻,好在路边草根结实,才止住了一身泥的趋势,虽如此,绝望坡河好汉坡也只是又高又陡,跟危险沾不了太大的边儿,小心点,咬咬牙,绝望坡就下来了。

绝望坡与好汉坡仅仅隔着一个垭口,这一天的上升下降约千米,这两个坡就占了三分之一,登上好汉坡,正赶上云开雾散的瞬间,阳光从云层里透出一束来,庄严而神秘,彷佛是在宣称要重掌天地一般。

可惜没走多久,雨又来了,前队都已经到了目的地,我却饿停在半道上。后来大概算了一下,这一路上我喝了一百多块的可乐,要是换成酒而且我不醉的话,都能干掉一个动物园了。晚上的青旅终于有了点文明世界的意思,不但有两人一间的标间,还能时不时的有点网络信号,看看第三天的路线和等高线,跟遇到的好多人打听前面路线的情况,很有点小马过河的意思,有说第三天的路线难走,劝我们下撤的,也有说路线好走,没多久就能出去了。犹豫再三,最后领队决定,第三天要是还下雨就下撤,不下雨就继续走。我走到第二天已经走烦了茅坑路,一心想着下撤,又不好意思第一个提出来。雨一直在下,我的圆月云海的计划终于算是泡汤了。

第三天还在被窝里迷糊着,突然听到外面喊起来,连忙穿好衣服冲出去,果然外面雨已经停了,太阳正从云海里一点点透出来,东边的山彷佛神秘莫测的埋金之地,一点点溢出富贵和吉祥来。也许金顶之名便由此而来吧。

不一会儿,太阳便把天边烧了个火红,武功山云海壮丽奇幻,色彩绚烂,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美景。前两天的台风涌来高远的云层,几天的暴雨又让山间云雾翻滚,阳光从中间透出来,一驱几天来的寒气,可是潮湿依旧。

既然太阳出来了,也就没有理由下撤来,继续赶路,云海翻涌,走不了几步就想把背包下下来拍几张,下过了绝望坡,攀上好汉坡,第三天的时候体力已然强弩之末,没有下雨,头上的头巾已经被浸透,低头之际,汗水连着串砸在地上,被我戏称为后悔的泪水,三天五十多公里,背上的帐篷、睡袋、垫子等于白白背了一趟,尤其帐篷根本没有用到。

第三天的路程并不算长,但走起来并不轻松,几乎是直上直下的石壁全靠攀着树根上下,每迈出一步都要掂量一下这块石头能不能撑得住,上下四座大石头之后,终于到了开始有了景区的痕迹,穿过竹林和台阶,沈家大院补充补充能量,老板说,还有半个小时就到羊狮幕景区,七百个台阶就到.......

羊狮幕景区门前有两条路,一条绕开景区,翻过山脊,徒步两个多小时到达小火车的地方,另一条路是买票进入羊狮幕景区,可以逛景区或者一拐弯直接倒小火车的售票处,我实在不想走了,就买了票,在羊狮幕景区等着云开雾散拍照。景区有四公里长的栈道,虽然累了,不过栈道修的很好,我背包赶时间,在最后一班火车发车之前,匆匆逛完了羊狮幕景区。

小火车从羊狮幕到明月山景区大约需要十几分钟,下了火车还要搭乘明月山景区的电瓶车到缆车位置,缆车下山只要十来分钟,走下去需要四个小时,路上有好几道瀑布,缆车下去虽然遗憾,但也只能走马观花了,山脚下,跟晚下山的驴友拼了一辆车前往宜春明月山机场,武功——明月穿行虽未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那张明月云海,但也收获颇丰,带着未能完成的愿景,期待下一次重逢吧,据说元旦的武功山会有雪山云海,下次我是真背不动帐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