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坦桑尼亚:那么狂野,那么温柔

时间:2016-11-18 00:34 编辑:caicai 旅行旅途

女作家毕淑敏在《非洲三万里》一书的序言中曾这样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到非洲?

在开始这次说走就做、完全在计划之外,甚至没有具体行程表的旅行之前,我也曾这样向自己发问。

没有具体的答案,只有强烈的直觉:如果不去,怕是会终生遗憾吧!当我们迈过未知的边界,就会看到不同的世界,遇到另一个自己。而旅行的意义,就这样被刻印在,又一圈的生命年轮之中。

总有一次旅行,触及灵魂。或者说,它甚至触动了比灵魂体验更接近生命本真感受的某一个难以言诠的深邃而炙热的层面。感谢你,鲜明强烈、又质朴温存到让我几乎失去思维和言语的坦桑尼亚,你是那么狂野,又是那么温柔……

到坦桑,先去拜会乞力马扎罗

一次不同以往的旅行,从一趟非比寻常的航班开始。国航CA869的“告别飞行”,带我开始首次东非之旅。11小时之后,在东非大地印下第一对脚印——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机场。

决定突然,出发匆忙,没作任何功课,自然也不会带着任何预期或者设想,所以,每一个“遇见”,都带着全然的新鲜感——

埃塞俄比亚航空的贵宾室,身穿装饰彩色织锦花边的白色衣裙的非洲姑娘,用东非传统的咖啡仪式欢迎等候转机的旅人们,咖啡是埃塞特产、堪称全球顶级的“耶加雪菲”(Yigacheffe)和“西达摩”(Sidamo),传说中的“奢侈品”装在古旧小瓷杯里奉上,闻一闻,气息浓郁;看一眼,不透明的浓重褐色;不加糖,喝一小口……醇厚的香,新鲜的涩,之后是带着多重回味的酸,爱泡咖啡馆但其实不懂咖啡的我表示难以驾驭,补上一勺糖,一杯见底之后,竟然有种晕乎乎的微醺感!这,就是东非的味道吗?

四小时之后,乘非洲最大的航空公司——埃塞俄比亚航空班机飞往目的地:坦桑尼亚。每个第一次到坦桑、准备拜访“非洲之巅”的人,一定都曾在心里这样欢呼吧——乞力马扎罗,我来了!

遥望你,乞力马扎罗的雪

乞力马扎罗机场,迷你简洁又朴素温馨,和它的传奇威名反差强烈。只需50美金的“落地签”非常轻松,十几小时的飞行和5小时的时差不是休息的理由,人和行李直接上了旅行车,奔向100公里外的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

打开感觉,和这片陌生的大陆“对接”,灼热的阳光当然不出所料的热烈,但凉爽的空气却是意外惊喜——5月底,下午的气温大约20度左右,竟然比北京凉快许多!这才意识到高原海拔的作用,颠覆了关于非洲的第一个来自惯性思维的幼稚认识——非洲到处都很热!

一个多小时的路途中,渐渐完成的,是心理上的“穿越”和“抵达”——让所有的感官都徐徐启动,真正进入“坦桑尼亚”。

路边村镇被刷成粉色、绿色的小屋,头顶大捆香蕉或是装满物品的筐子和篮子、悠然走在路上的衣着艳丽的女子,穿着墨绿、深蓝、土黄色西式制服、微笑着向车窗后面的“镜头”挥手的小学生……似乎让人恍然联想到印度的色彩,而平缓起伏的绿色草原和远处作为背景的悠远群山,仿佛又唤起了我对川藏线的记忆……

曾经多次行走川藏线,也曾数次穿越小半个印度,对各种类型的原野和群山的组合并不陌生,但眼前的一切,和过往记忆中的任何地方,都是那么的不同,不仅仅因为地貌和植被的差异,那种叫作“气质”或者“感觉”的东西是非常微妙的,坦桑的原野,更加质朴、也更具野性,有一种不加修饰的生命力喷薄欲出、坦然赤裸……

司机提示说:向左看,乞力马扎罗在那儿!

那是一种“终于见到你”的感觉,越过灌木点缀的广阔原野,远处的乞力马扎罗正安详伫立在午后的阳光下,有云层稍稍遮住山顶,依稀可见冰雪覆盖的面积并不大。它无疑是雄浑庄严的,但远没有在川藏线初遇高耸陡峭的“雀儿山”那种心跳到窒息的惊艳,或许,因为它背负了太多传奇和期待,在人们心底虚构的“诗和远方”存在太久了吧!

公路同样是“简朴”的,车速并不快,一路上,能看到身材瘦削修长、身披红色条纹布料的“束卡”(马赛人的传统服装)的马赛男子在原野上放牧,也有人在池塘里沐浴,缓慢、慵懒、旁若无人,也无视时光……他们的家是用树枝和牛粪搭建而成的圆柱形尖顶小房子,星星点点,散落在草原灌木间……树上的凤凰花开得正好,咖啡园和大片玉米田丰饶安详,时间的速度和流逝方式似乎正在发生着改变,提醒着我——这里是东非,这里是坦桑尼亚。

很幸运,邂逅第367563位乞力马扎罗登顶者

作为一名初来乍到的旅行者、而非慕名而来的攀登者,和乞力马扎罗的近距离“沟通”,只有短短30分钟。

刚刚登顶成功、背着硕大登山包正准备离开营地的非洲小伙,面对举着相机、一脸询问的我,自信地微笑着,露出整齐好看的牙齿,并翘起拇指,比出“赞”的手势——那是我收获的第一个“坦桑尼亚”式微笑,饱满诚恳、阳光灿烂……在之后的旅程中,我和这样的笑容,一再邂逅。

距马兰谷大门不远,第一位成功登顶者——德国摄影师汉斯梅约尔的纪念碑静默伫立,他在1889年10月5日,成为人类历史上首位征服乞力马扎罗最高点基博峰的登山勇士,在之后的127年间,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继续着他的步伐,但来自专业人士的说法是:每年十多万游客中,成功登顶的人不到一半。

一条勇士之路,有着平淡无奇的入口,简单的三角形结构木门,一条铺满苔藓的小路从这里延伸出去,两侧是葱郁的雨林。站在门口张望,带着对这条路和走过这条路的人们的好奇和一点点敬仰,如果不是遇到了27岁的来自无锡的登山者良品和他带领的团队,我与乞力马扎的初次见面,可能只有远远遥望和匆忙打量了……

在小卖部门口,惊喜地看到几张亲切的“中国脸”,他们的皮肤被晒得有点泛红,但也因此满满洋溢着登山归来的喜悦和成就感。头盔和一身专业行头看上去风尘仆仆,肢体语言却显得特别轻松。就这样认识了良品——第367563位乞力马扎罗登顶成功者,很幸运,有机会在回国后,喝着纯正的乞力马扎罗红茶,在深夜的微信聊天中,和他一起重回乞力马扎罗,一点点尝试去靠近,那只有真正的攀登者才能看到、触摸到、感受到的“非洲之巅”,甚至忍不住动念一想:是否,我也可以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