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西藏心灵之旅 寻找内心的香格里拉

时间:2014-08-06 11:05 编辑:璇儿 旅行旅途

寻找内心的香格里拉

寻找内心的香格里拉

是几度获奖的纪录片《心子》裡,名叫雅顿的8岁小喇嘛,重新领我启程了这次的单人行脚。为了止息重複好长一段时日、欧亚交错的梦境画面,我想我必须出发一趟能让心舒服的旅行

城德兰莎拉 宁静的严苛

城德兰莎拉 宁静的严苛

从德里上德兰莎拉(Dharamshala)的彻夜班车是无法舒服的。蜿蜒山路、苍蝇飞舞的半夜晚餐、随著坡度不时从顶上斗落的行李,以及摸黑咬人几口的蚊子都在司机播放的华丽印度音乐下进行著,天将亮未亮时高度1,750公尺的清新空气随著大片霞红迎面而来。

蜿蜒坡道上藏族妇女街边卖著热腾腾的饼、菜贩以草绳裹束并坚持排列完美等的例行工作让这个眼望过去完全没有直线的小城开始了一日的节奏。「一份蔬菜Momo。」「喔,好的好的,可是我们这裡没有塑胶袋喔,辣椒酱要淋在上面吗?」城市待惯了的我,眼睛直楞楞地看著黝黑辛勤的手把热呼呼的油煎包子小心地放入报纸糊的开口袋时,只能一直倒吞口水,吞吐地问:「可是……报纸好像有油墨耶……」「没关系的,都是一样的!」身后也在排队的喇嘛脱口说出并对我微微一笑,延伸视线所及的街景,也全是这样赤裸裸的交易著。

对吧,都是一样的,总比土壤不消化的塑胶袋好吧。

晨雾让山路滑脚,走近朴素又小的很不起眼的大昭寺前,我坐下来和绕完塔的老人们喝茶。「为什麽你们身上都有串念珠啊,嘴裡唸什麽呢?」

「我们西藏人都是这样的,从一出生就念Om Mani Bemei Hom的。你也唸吧,很好的!」我的口袋,能掏出来滑的大概只有手机,而且还无法像这满桌身穿旧布的老人家们笑的如此安详,不如快快乾了手裡那杯已经凉了的chai吧。

所有电子器材在大门口寄放完毕后,在达赖喇嘛讲经的大昭寺一楼,小喇嘛们正在辩经。拍手的诺大声响随著执问落下,坐在地上的回答在专注中划破,眼前的此起彼落入耳是陌生的抑扬顿挫,我的心随著视线飘远:生命有答案吗?长长人龙排入达赖喇嘛基金会供养,我被包围在无声的虔诚相信中感动的无法移动脚步,这些多数辛苦逃难跟随的藏人是那麽恭敬地给予奉献,于是我明白了,相信不是能力的问题,它应该是一种选择,只是坚定的,做出了选择。

二楼点缀著几许做大礼拜的修行者与随地盘坐的诵经声,脱鞋走入讲经处,我看见了世人尊敬他的理由,也许不是诸多流传的神蹟,而是完全贴近的朴实。立高的讲台木头裂了,下方垫上的塑胶块应该也是废物利用,尊贵是在于心吧!

Bhagsu Road往上走有个在地人的玩乐和洗衣处,是雪白不可侵犯的喜马拉雅山流下的瀑布。放假的小喇嘛们在冰冻的山泉水池前以废弃车内胎跳水的姿态是最美的瞬间。「你应该很冷吧!」半个手臂的距离,我看见清楚不过的鸡皮疙瘩。「是啊,我牙齿都在移动。今天放假,我们可以出来玩。游泳要脱衣服啊,是我自己要来牙齿移动的!」

是什麽就是什麽,这就是勇敢。告别德兰莎拉时,我披著因为温差极大而买下的印花西藏毯思索著,如果即便面对严苛都能带著宁静的内心,那想必是很伟大的修行了吧。城德兰莎拉 宁静的严苛

马纳利庆典 无私的共享

马纳利庆典 无私的共享

是毫无计画的启程抵达凌晨4点16分的马纳利(Manali),也正是这样的误打误撞,迎接了一年一度的免费供食庆典。

「可以说英文吗?」「可以可以的,我今年64岁了,见过很多来这裡滑雪的西方人!」一位穿著上好毛料西装头戴传统帽的老人回应了我。「请问为什麽有超大帆布围起来的成堆白米以及那麽多大锅彻夜不停的煮食呢?」「喔,你很幸运!我们今天整个城市都关门,每年有一天,所有做生意的店家会捐出部分所得,举办所有人都能来吃的免费流水席,直到把所有食物吃完为止,欢迎你等会儿也来!」

与整个城镇的人一起排队坐在铺了磨平草席的地上,以手抓著各种咖哩豆类与蔬菜酱汁,一起与黏不住的冰冷米饭下肚,内心是新奇的满足与无来由的感恩,有很久的时间,我居住的城市已经失去了如此的温度,即使在摩肩擦踵的拥挤捷运裡。在放眼全是针叶树、脚踩草鞋、妇人传统pattu羊毛大披巾服饰、孩子穿梭于奉水行列的白天夜晚,空空的心被一趟又一趟饱食离位又再度重新满座的大街景象填满,那些世间的财富啊,我在这因地点偏僻而生活简单的山脚下,亲眼见证了无尽的富贵。马纳利是北印Himachal Pradesh与德兰莎拉相隔的另一座山头,附近有达赖喇嘛讲经时顺道会去的温泉地Manikaran,盛产喜马拉雅山区居民的传统图腾毛料编织围巾,坐著当地公车往山下小镇Kullu的途中,远处错落著偏僻的西藏寺庙,沿途开满纯白苹果花(车上人们说夏季时节可以无限採来吃但不可以带走),还有顺延著河流裡几许泛舟的外来旅客。车在每个欷嘘几户人家的路边站站停靠,漫长山路时速仅有20公里,中途还能让农家做好的起士搭便车,直到夕阳落下很久仍在摇晃路途中的我体会了此地生活是如此脚踏实地却也什麽都不缺,一切所需在随处可触及之处,不需要特别去竞争,只问能够无私共享与互助。马纳利庆典 无私的共享

走在西姆拉 高低的领悟

走在西姆拉 高低的领悟

西姆拉(Shimla)是个地势高低落差极大的省分首都,随便一个转弯都能见到四层楼高的连续阶梯。清晨的主要街道是猴子的游戏场,屋顶看板上金属擦出的铿锵声沿著街灯电线又跳跃到树上,散步慢跑的路人手裡拿著一节竹棍,善尽敲击地面棒喝的自我防卫。我跟随背后扛著大箱酸奶的运送工人沿阶梯而下,蔬果商贩、衣食店家好不热闹,镜头前跳出了两个欢笑不止的孩子。「Hi hi hi…」「你好你好,可以让我拍张照片吗?」「我也很好阿,拍我拍我!」满脸笑容的两个小男孩就这样不断地嘻笑跳跃著,准备按下快门的我也随著他们缓了下来。孩子小小的手在我掌裡,放了颗地上捡起的小碎石,接著嘻嘻哈哈地离开了。我急忙地在背包裡捞不到糖果的另一隻手,在满脸微笑下停顿在半空中。

我们捡选,以便分出高低好坏,然后给予各种名称,归类总结。然而生命应该是拥抱全部,美的裡头有丑的,高的上面有低点,快速也好,缓慢也美,只要当心安静下来,全然接受,便是一片自在。

于是,孩子、猴群、无限的阶梯、透过彩色气球炸开的夕阳,都成了喜马拉雅山脚下,最美的行囊,装在我的香格里拉裡。

雅顿在休息时与玩伴们坐在空地上聊天,身旁小喇嘛对他说:「你知道吗?有时我们说今年如果过得太舒服,明年就没有办法再一样舒服了,知道吗?」

小小个头的他很激动地说:「怎麽会呢!舒服是在自己的心啊!只要随时保持善良的心,就随时可以得到快乐!」

飞扬于空中的藏红色披肩画面开始也结束了《心子》的故事,同时也在我的旅程末尾,留下了一抹舒服的微笑。

西姆拉

西姆拉

西姆拉是个高低落差近四层楼高的山城

西姆拉

西姆拉黄昏夕阳从彩色气球后落下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