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作为一个旅者,真的有必要去筛选所见所闻吗?

时间:2017-10-21 11:05:45 编辑:美女爱旅行 来源:网络

前些日子有朋自远方来,带他游览当地名胜,途经一纪念品商店。面对琳琅满目的旅游明信片,他突然冒出一句:“照片上看着真漂亮啊,实际也就那样!”正无言以对,话茬被嘴快的店主接了过去:“那你看看现在的美女有几个是素颜哒!”话音刚落,店里几位姑娘的脸都绿了。急忙拉着朋友快步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作为一个旅者,真的有必要去筛选所见所闻吗?

想来真是讽刺,摄影技术越来越先进,可定格的风景却越来越失真。拍摄前一掷千金购买顶级器材,拍摄时强迫症般力求角度、构图、采光完美无缺,拍摄后还要一丝不苟地修片配文。只要舍得投入,离家十步都能摆出“诗和远方”的意境。种种所作所为归根结底有两个倾向:一是欺骗自己(“我到过的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二是蒙蔽下一个旅者(“去吧,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

随即,“皇帝的新装”一样的恶性循环形成了。旅者来到了目的地,发现眼前的实景与前人的描述判若云泥,大失所望之余开始自我怀疑:“是我的设备不上档次?还是我的技艺不够高明?抑或我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最终,他也屈服于前人的记录,说服自己在真实与完美之间选择了后者,好像承认旅行的平庸黯淡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成本降低,门槛消失,现在的旅行已不再是权贵的专利,它被广大文艺青年强行升格成了一种文化,背负了太多的意义:诗情与画意,学习与教育,启蒙与开悟,甚至升华与涤荡……仿佛通过短短的旅行,一个人就能洗心革面,脱胎换骨,走向人生之巅。不论是东方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还是西方的“间隔年”,都在有意无意地引导年轻一代以朝圣的心态去旅行。还未上路,就因背负了太多目标而步履蹒跚。

好不容易到达了远方,仍然不满意。想要的那么多,得到的却很有限,旅行毕竟不是宗教,缺少神一般的圣洁。那只好将落差深埋心底,自己动手,尽善尽美:采风,撰文,赋诗,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永远灿烂,人人笑脸相迎!倘若米兰达能看到当下的朋友圈,定会由衷地赞叹:“人类有多美!啊,美丽的新世界,有这样的景在里面!”

为了营造十全十美的假象,旅者用力过度,身心俱疲,做了能做的一切,除了用心感受。明明已不堪重负,却还要表现得宁静致远。终于,在回归生活后,伪装出来的云淡风轻立刻灰飞烟灭,焦躁的依旧焦躁,失落的依旧失落,悲伤的依旧悲伤,甚至变本加厉,丝毫看不出旅行的印记。便捷的交通、精致的食宿,都没能阻止帕斯卡的言论在现代人身上应验——人类所有的不幸就在于不能安分地待在房间里。

作为一个旅者,真的有必要去筛选所见所闻吗?

对于旅行的狂热源自于想象力的缺失。既对一成不变的生活感到乏味,又无法单纯依靠梦境得到满足,我们急切渴望全新的体验。然而真相伤人,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奇观可遇不可求,即使阳光明媚也有阴影相随,伊甸园里尚有毒蛇出没,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份失望让人恐惧:本想找回想象力,不料连梦境也赔了进去!于是我们决定继续沉睡,只记下那些想要记住的内容。

可是,作为一个旅者,真的有必要去筛选所见所闻吗?

作为一个旅者,真的有必要去筛选所见所闻吗?

不仅没有必要,而且没有资格。

即使舟车劳顿,意外频出,它们也是旅途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谁赋予了我们厚此薄彼的权力?世外桃源只存在于艺术作品之中,若不能认识到现实的琐碎繁杂,旅行也就失去了价值,还不如“待在家里,惦记此处”。既然需要的是体验,追求的是自由,就应当不隐恶、不虚美,超出预期不会喜极而泣,不尽人意也不矢口否认,敞开心扉拥抱一切才是旅者应当具备的态度。

作为一个旅者,真的有必要去筛选所见所闻吗?

旅行不仅要求在行动上挣脱桎梏,更要打破精神的枷锁。想象力固然可贵,但它永远替代不了生活,美梦终将清醒,远方也有苟且,正是那些我们不愿面对的实景让生命得以完整。在现实面前,所有的美化全都苍白无力,只需感触,不偏不倚,美即是真,真即是美。

所以,我理想中的旅行应该是这样的:没有太多的期待,不带电子产品,甚至不带纸笔,不修饰,不分享,仅凭感官贪婪地享受,直至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

至于那位朋友,只不过不合时宜地喊了一声“他什么也没穿啊!”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