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时间:2017-10-11 16:00:54 编辑:cj精品绘画艺术 来源:网络

公元1113年4月,

画师王希孟正在完成一项

非常艰巨的任务——为老师献画。

他的老师不是别人,

正是刚刚登基不久的皇帝陛下,

比起治理江山,这位文青皇帝

更喜欢写字画画弹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用“艺考”的形式广招绘画人才,

甚至亲自出题,用“踏花归去马蹄香”

和“深山藏古寺”难倒了不少人。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也许是因为年纪太小,

也许是画技还不够高,

“美术生”王希孟没有入选,

但皇帝觉得他有天赋肯努力,

于是经常亲自指导他画画。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这幅画了大半年的青绿山水,

是否能受到陛下的青睐,

王希孟心里也没有把握,

毕竟,他还不到18岁。

今年9月,故宫博物院的年度大展,在所有展品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比肩《清明上河图》的青绿山水画巅峰之作:《千里江山图》。

历经千年之后,如今只要打开画卷,

就容易损伤画作原貌,美丽又脆弱。

因此连内部的研究人员,

都很难一睹其真容,

这幅画全卷的公开展出,

算上这一回,也只有3次。

你一定和铺主一样迫切地想知道:

原画到底有多惊艳!

但如果真有机会亲眼看到这幅画,

对它的第一印象一定是:

长和绿!

《千里江山图》全卷纵51.5厘米,

横1191.5厘米——差不多有4层楼高,

长度是《清明上河图》的2倍多。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是因为画师使用了蓝铜矿和孔雀石,

研磨出的石青、石绿作为主色。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除了“长”得气势磅礴,“绿”得爽朗富丽,

它的构图也疏密有致,气势连贯,

非常符合山水画中的“三远法”,

在这幅画中,你能感受到:

山峰巍峨之高远;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每一笔都精心描绘。

树叶有深浅明暗的变化。

都刻画得十分精致。

或劳动耕作或休憩娱乐。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和《清明上河图》的写实不同,

《千里江山图》中的风景,

只存在于画师的想象中,

却也能如此精妙,如此动人。

“一点一画均无败笔,远山近水,山村野市,渔艇客舟,桥梁水车,乃至飞鸟翔空,细若小点,无不出以精心,运以细毫。”

而这幅名垂千古的鸿篇杰作,

完成仅用了半年,

它的画师,也不过18岁。

政和三年的春天,皇家园林新延福宫的落成,让宋徽宗赵佶龙颜大悦,更让他高兴的还有画院弟子王希孟献上的长卷

整绢一匹徐徐展开,

画上有山峰起伏、江河浩淼,

也有亭台楼阁、渔村野市之景,

笔法精湛,有诗意、有理想、有野心,

这几乎就是他梦中的锦绣河山了。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这位著名书法家在画上题跋道:

“政和三年闰四月八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这是王希孟的名字第一次,

也几乎是最后一次,

出现在历史长卷之上。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有人猜测,他为了完成这幅画,

呕心沥血而伤身早逝,

有人说,这是慧极必伤天妒英才。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曾经意气风发的年轻帝王最终沦为异族的阶下囚,山河被揉碎,但这幅画却被保存了下来,流传到了现在。

再没什么帝王皇权,什么盛世美梦,勤奋的画师年少至远,心无旁骛地创作。于是千年后细细看去,《千里江山图》里活着一个18岁少年的灵魂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在《千里江山图》中,我分明看见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正好十八岁。长几岁、小几岁,不会有《千里江山图》。

——陈丹青《局部:千里江山图》

如果无法亲临故宫现场,

就把手机横过来,

仔细欣赏一下这幅旷世杰作吧。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年芳十八天才画家,二十病逝,一生遗作只一幅,但火了近千年

陈丹青曾这样评价王希孟:“通常成年的老熟的大师,喜欢做减法,也就是所谓取舍和概括,可十八岁英年的王希孟呢,他是忙着做加法。

人在十八岁年纪,才会有这股子雄心和细心,一点不乱,不枝蔓,不繁杂,通篇贵气,清秀逼人,那就是他的天赋了。”

一生只画了一幅画,却能火了一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