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 快捷导航

玩不良资产的龙头中国信达,自己的项目变成“不良资产”了!

时间:2017-09-10 14:48:15 编辑:红了樱桃讲财经 来源:网络

玩不良资产的龙头中国信达,自己的项目变成“不良资产”了!

北京城内,信达新兴资产门口。十几位投资者齐聚门口,手持“信达欺诈,血本无归”、“信达失责,归还本息”等字样的横幅和告示牌,一场小规模的维权行动正在进行中。

8月14日,北京西城区外经贸大厦的5楼,信达新兴资产(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围满了人,14位投资者打着横幅在进行着维权。

玩不良资产的龙头中国信达,自己的项目变成“不良资产”了!

他们的投资项目即为信达新兴资产旗下名为“信达新兴资产——深圳美赛达并购重组基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资管产品。这个产品成立于2014年11月27日,合同期限为2年,已在2016年11月27日到期。合同到期距今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但是项目投资者却没有收到任何一笔本金和利息的兑付,不要说利息了,连本金都一分都没有收到。

成立不过4年多的时间,却已经发生了多起兑付事件,信达新兴资产多个项目都深陷危机。

中国信达孙公司,深陷多次危机

启信宝里显示,信达新兴资产成立于2013年3月,是信达澳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成立的子公司。而说起信达澳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又是由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和澳洲联邦银行的全资附属公司康联首域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的。换句话说,信达新兴资产是中国信达下面的孙公司。

中国信达本身,是中国处置不良资产行业的先行者和领先者。主要从事的就是收购、受托经营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对不良资产进行管理、投资和处置;债权转股权,对股权资产进行管理、投资和处置。中国信达作为中国不良资产处置的先驱,孙公司居然率先触礁不良资产项目,不禁让人有些扼腕。

虽成立4年多的时间里,信达新兴资产已经出现了数个项目危机。之前媒体曝光的就有“北京亚奥果岭假日房地产投资专项管理计划” 、“北京世界名园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西安中登文景时代项目”和“南京银河湾欢乐城项目”,如果再算上这次的“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总共出现了5例,实属业内罕见。

车联网元年,项目承诺收益丰厚

这个项目成立在2014年,正是车联网兴起之时。国内外都掀起了一阵有互联网功能的汽车产品热潮,“互联网汽车”的概念正式袭来。

依靠着这阵风,信达新兴资产也开始和车联网相关的投资,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的线上线下营销也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了。

玩不良资产的龙头中国信达,自己的项目变成“不良资产”了!

这款资管产品,融资主体是深圳市美赛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而这个公司正是奔着重组上市而去。许多投资者便是听信了这个公司有10%的固定收益,如果成功上市,收益最高可以到20%,而且发行方背景可靠,介绍里的各种风控措施也都很完善。听到这些,投资者都十分行动,并且均认为这个项目十分可靠。这份资管计划还承诺每一年支付利息一次。

玩不良资产的龙头中国信达,自己的项目变成“不良资产”了!

并且信达新兴资产还出具了一份美赛达的尽调报告,里面的数据也显示了这家公司良好的经营情况和发展前景,并指出2家上市公司都有强烈收购意愿。最终规模2.392亿元的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同年11月27日正式上市。

而拟与美赛达重组方,永太科技的一封公告更是让投资者在项目上市后,感觉到势头很好。2015年4月17日,永太科技发布公告称,将对美赛达进行增资20250万元,占美赛达增资完成后20%的股权比例。并且随后,永太科技就先向美赛达增资了1.05亿元。但是一切都在2015年的重大事项的临时公告发布后,发生了化学变化。

接二连三的违约兑付

理想很丰满,可现实却十分骨感。到了一年后,融资方美赛达支付“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第一笔委贷利息的时候,投资人却等来了信达新兴资产对该项目的重大事项临时公告——截至利息到期日,融资方仍未将该笔委贷存入信达新兴资产的指定账户,已构成违约。

信达新兴资产在公告中表示,在收到美赛达《支付利息通知函》回函并明确表示无法按时支付利息后,立即与其就付息事宜进行了沟通并采取了措施解决美赛达短期信用风险。然而,现在看来这些法子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而大部分投资者也表示,考虑到信达新兴资产背后母公司的实力,也都没有过多的担心。

但偏偏事与愿违。进入农历2016年还没几天,永太科技便公布了《关于调整对美赛达增资方案的议案》,将由原方案拟增资金额2.025亿元调整为增资1.05亿元,拟持有美赛达股权比例由20%相应调整为10.5%。

在尽调报告中,2013年度美赛达的净利润和营业利润分别是2731.52万元和728.30万元,而审计报告中相对应的数字却分别是-7848.66万元、-9851.87万元,近亿元的差距令人大跌眼镜;除此之外,在存货等数据上也存在不小偏差。

而到了2016年底,更是爆出,信达新兴资产公告称,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裁决暂不对抵押权进行执行,其将另行按照《委托贷款借款合同约定》申请仲裁。今年3月,法院作出最终裁决,同样驳回了信达新兴资产对美赛达抵押物进行执行的申请。法院认为,该案中《他项权证》中抵押人为昆仑银行,在各相关方之间关于借款合同、抵押权的主体并不同一的情况下要求实现担保物权,将不予准许。

而一直到现在,信达新兴资产才向贸仲委提起了仲裁,截至发稿仍未有仲裁结果。与此同时,永太科技却在8月拿到了仲裁结果,裁决美赛达在裁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内,以1.22亿元现金的方式向永太科技回购其所持有美赛达的股份。

事情到最后,双方的分歧已经十分清晰。投资者要求信达新兴资产承担责任、实现兑付,而机构因为“豪赌”交易对手并购重组的失败无法满足这一要求,甚至连美赛达实际控制人庄亮、易润平都在今年进入了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变成了俗称的“老赖”。

整个事情就像陷入了一场死循环。而这也不是信达新兴资产第一次陷入兑付危机了,之前被爆出的就有4起,对于仅成立4年多的资管公司来说,数量着实有些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