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春天孤傲的遗孀

时间:2017-04-28 14:50:30 山叶 山叶

四月

四月,春天孤傲的遗孀,

人们在赴约的路上谈论你,

就像谈论起平常的天气。

四月,黄色鸢尾花低垂的四月,

水边仍停留着旧人迟疑的脚印。

沉默之人习惯于逆来顺受,

他们是一群乌黑的火药,

集结在小众队列里,等待爆发。

四月,有一张孩子般的脸。

农田里碧绿的土豆,瞬间开满白花。

马路上,落叶以愤怒的色彩

告别一生。比起专注的人,

更早地沦陷在生活的美学里。

四月,杜鹃坡缺少杜鹃色的四月,

布谷鸟徒劳,树林难以响应。

我们都忙碌于生计,来不及洗净

裤管上的泥,便匆忙转身,

走进另一座虚构的矿区。

四月,这将是又一个虚度的四月,

年华如轻烟,天空慈悲地

洒下一些雨水,刚好打湿地面。

灰尘服贴,草尖顺从,

早已失去刚发芽时的勇气。

2017.4.23

网络热门